第二十九章

潇潇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l;萧楚毓,我何尝不想亲手杀了你这孽障,&r;师父冷笑道。&l;但要取你” >命不过是一句话罢了,你心里不是清楚得很&r;

    &l;师父&;&;何出此言&r;楚毓颤声道。

    &l;你以为你做的事情,就无人知晓吗&r;师父眯眼说道:&l;从你这次上山起,我就知道下令屠了龙家堡的人就是你,摧毁极天盟在漠北的势力,也就是把漠北这块战略要地从太子手里偷过去,还把这灭门之罪推给天水教。对我玄门宗也是要用这等狠辣手段吗我在破朱仙阵之後就一直跟著你,可是看了几场好戏。不过你一开始就错了,玄门宗跟极天盟已毫无瓜葛。&r;

    &l;&;&;师父,我&;&;&r;他喘著气,急切地说道。&l;对本宗绝不会&;&;&r;

    师父望著他,说道:&l;教了你整整六年,你是个什麽样的人,蛰伏多年为的是什麽,就算瞒得过天下人,还能瞒得过我吗只是皇帝知道又待如何&r;

    &l;&;&;师父&;&;果真什麽都瞒不过你,只是&;&;&r;楚毓眼珠一转,忽然笑了一下,看向林凡,问道:&l;弟子很想知道,三师弟&;&;凡儿&;&;与焚月有什麽关系为何师父会得到焚月&r;

    师父皱眉说道:&l;你如何得知此事&r;低头一看,他怀中的林凡已经清醒著,睁著一双清亮的眼睛看著他。他双臂一紧,把她圈在怀里,转手点了她的昏睡” >,让她轻呼一声,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

    &l;我萧家坐的江山本来就是皇祖父从独孤氏抢来的,他早就对独孤氏的秘宝念念不忘,曾言谁能夺得密宝,皇极殿的那把椅子就该是谁的。可惜这四十多年过去,除了宁王之外,还没有人能沾到密宝的边,只是当年父皇跟孙老联手里应外合,先下手为强将他除灭,但密宝的下落也无人得知了。我等原本只知道,密宝所在的关键乃焚月与” >日。这师父本来就该清楚。&r;说著顿了顿,他扯著嘴角。微微一笑道:&l;要不是我在天水” >也安排了人,绝不会知道孙老开口说的是,十五年前师父你也曾经参过一脚&;&;前盟主向父皇隐瞒了此事,仅此而已。&r;

    &l;天水” >都能安” >进去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有你父皇般的手段了。&r;师父冷笑道:&l;只是难道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你灭口&r;

    &l;师父不会的,&r;楚毓低头说道:&l;如今玄门宗一百多条人命,全在风廷尉手中。只要师父肯交出焚月&;&;&r;

    师父冷笑一声:&l;他现已升官作了廷尉只是如今他也只能在地府当廷尉了。&r;就是在刚才之前,已经就料理了他,这才匆匆赶道这里,

    楚毓心中一惊,瞪圆了眼睛,抬头看向师父。&l;风廷尉他&;&;&r;

    &l;他的确有些本事,十几年来我与师父都毫无察觉,但是可惜的是,他只是你们萧家的一条忠犬而已。&r;师父冷漠说道,&l;至於玄门宗,如今自然不劳殿下” >心。&r;

    楚毓心中一慌,额头上有汗珠冒出,难道这次要&;&;

    倒贴ok?sodu

    &l;但你说得不错,我不会杀你,&r;师父冷冷说道:&l;我等不属极天盟,但也不想与朝廷为敌。但是&;&;&r;他停顿半刻,接著说道;&l;我会废了你的全身的武功,从玄门宗除名,你可接受&r;

    楚毓叹口气,半晌才点头说道:&l;弟子接受。&r;

    师父挥手隔空一掌击出,正中楚毓腹部,他只感觉体内一声闷响,丹田破碎开来,顿时口中血流如注,冷汗如雨滴一般滴下,全身疼痛欲死,整个人几乎昏厥过去。只是师父原先点的” >保他灵台清明,偏生就是让他清醒著承受这种极致的痛楚,他两眼布满血丝,牙齿咬得嘎嘎作响,偏生硬是不发出一句哀号。

    &l;今後,你便不是我玄门宗的人了。&r;师父抬手解了他的” >道让他能自由活动,冷冷说道:&l;穿上衣服,滚。&r;

    &l;&;&;是。&r;楚毓强忍剧烈的疼痛,颤抖的身体向师父跪下,磕了一个头,他全身肌肤都被冷汗浸透。慢慢穿上衣物,脚步虚浮的走出去。

    &l;以後让我看到你接近凡儿,一定杀了你。&r;师父的话语从背後传来,让他感到冰寒彻骨。他没有回应什麽,只是踉踉跄跄地走出客栈。

    之後,师父沈默半天,望著怀里林凡的睡颜,如墨双眼闪烁不定,却是在想著些什麽。伸手解开林凡的昏睡” >。眼看还需过一阵才醒来,解开她身上剩余的绳索,他双手在她全身肌肤上游移不止,像是要得到某种确定一般,他紧紧搂住她的背,把头深深埋进她绵软的” >” >之间,张开嘴在她的柔嫩肌肤上啃咬,亲吻,吮吸。

    林凡被麻痒酸痛的感觉刺激得轻轻喘息,从沈沈黑甜乡里渐渐清醒过来,睁开模糊的双眼,却看到师父在啃著自己,” >口已经被啃得到处都是牙印红痕&;&;

    &l;师父&;&;嗯&;&;唔&;&;&r;她还是有点迷迷糊糊,微微皱眉轻声轻喃。&l;为何&;&;点我睡” >&r;

    他不回答,只是上前用嘴封住她的唇。两手扶住她的腰臀,挺身就” >进去她体内&;&;

    ────────────────────

    其实本篇剧情都是围绕著这个秘宝和林凡展开的,基本上没有什麽坏人,只是各人有各人的立场,加上手段残忍了些而已。叙事来说我喜欢用单一角度去看整个森林,各种事情肯定是看不全的,但是这是乐趣。

    江湖上流传一句话: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握拳

    小小声的说,其实今天之前我想有个比活春” >更邪恶的场景,那才是林宵是变态的理由,只是看大家都挺纯情的,还有碰到一个技术问题这才是重点就算了。

    大师兄其实的确不全为色,他对於凡儿纯属把持不住&;&;下次写他的番外好了。写著写著还是觉得他是一个很狡诈却很坚毅的家夥,死跑龙套的还这麽拽。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