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潇潇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l;又或者,我该叫你师妹好呢&;&;还是凡儿好呢&r;他微微一笑,眼中却是含著暗沈的风暴。

    &l;大师兄。&r;她终於承认了自己的身份,现在如此任人鱼” >的状态还能说什麽只能皱眉低头道:&l;求你&;&;求你解开我的” >道。现在这样&;&;呜&;&;&r;

    她说不下去了,因为楚毓的手,正在她” >” >上揉搓。&l;现在怎麽样&r;他的动作极其温柔,但手指每经过一处却都让她汗毛直竖,微颤不已,不住喊道:&l;不要&;&;不要&;&;&r;

    &l;现在喊著不要,但你在浴桶里发浪的样子,可真让人把持不住啊。&r;他的声音低沈下来,温热的薄唇紧贴著她颈後,流连忘返。只是听得这话的林凡心中一颤,因恐惧变得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居然&;&;居然被看到了&;&;还被说得这样&;&;

    她心中又羞又急的时候,楚毓却伸手一把扯下她刚刚缠在身上的长袍。

    &l;啊&;&;&r;林凡一声轻呼,羞愤欲绝,却半点不能动,也不能抬手遮住自己,只能全身**的暴露在楚毓的面前,只能紧咬下唇,紧闭双眼,不看自己如此不堪的模样。&l;不要看

    &;&;&r;

    &l;凡儿,你真美。&r;他轻叹,双手在她的光滑肌肤上游移不去,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她心中一惊,连忙想要转头去另一边,却被死死钳住,然後他的吻就这麽直接的印上她的唇。

    &l;唔&;&;&r;感觉到他的舌头要探入她的唇内,她紧咬著牙关,不让他进来。他却使力捏住她下颚。让她的抵抗化为无形,嘴巴不得不张开来。他顺利的长驱直入,炫耀一般地恣意品味著她的唇舌,让她渐渐呼吸困难。

    绝对不要她心中狂喊,泪水渐渐湿了眼眶,不要这样停下来除了师父之外,从来没有一个人看过她的脸,她的身体,这样的” >过她,吻过她。可是今天&;&;

    忽然她感觉嘴里有一颗东西,咯一声被他的舌头塞进她的喉咙。如此被塞入不明的东西,让她感觉羞愤难当,被堵住的嘴里发出微弱的呜咽声。直到半刻後他离开她的唇,她才大口的喘气,接著开始咳嗽起来,那东西却已经完全吞下去,咳不出来了&;&;

    她抬头,美眸盈满了泪水,颤声问道:&l;这是什麽&r;

    楚毓轻声说道:&l;别怕,这叫做逍遥丸,待会让你能够接受我的东西。&r;

    &l;大师兄,为什麽&r;美眸朦胧中带有几丝怨恨的看著他,晶莹的泪水顺著玉颊滑落,让他忍不住凑近她的脸,用舌尖把泪珠舔干。

    &l;不要碰我,不要碰我&;&;&r;她叫道,不断摇头阻止著他的进犯,樱唇最後还是被强行封住了。

    &l;只有他才能碰你吗&r;楚毓狠狠地吸咬著她的嘴唇,一直到红肿不堪才放开说道:&l;不管你怎麽想的,只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r;他的手一直探下去,毫不费力地占领了她的秘密花园。

    &l;不要&;&;住手&;&;&r;感受到他的手指在梳理她那处柔软的毛发,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一直想说的话,终於说了出口:&l;师父知道&;&;不会放过你的&;&;&r;一说出口,立刻後悔了,紧紧咬住下唇,这不是承认了她与师父之间的关系了吗

    他却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手指再往下直接” >入柔软的花瓣中间,让她全身一震,血” >逆流&;&;大声喊了出来:&l;&;&;拿出来&;&;住手&;&;大师兄&;&;不要碰那里&;&;&r;

    她忍不住双腿之间缩紧,想要阻止他的手指继续深入,却惹来他一阵” >喘,沈声说道:&l;小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子反而会让人更想要狠狠地干你&r;他手指用力,直探她的花” >,来回抽送。&l;好痛&;&;&r;只是她花” >干涩,让抽送有些困难。他低声自言自语似地说道:&l;还不行吗&;&;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r;

    他手指撤离花” >,直起身来。林凡连忙低声的求饶:&l;求求你了&;&;大师兄&;&;解了我的” >道&;&;&r;

    &l;待会&;&;马上就给你解开&;&;&r;他声音沙哑到竟然有些颤抖。

    楚毓从腰间包裹拿出一样物事,林凡定睛一看却是一捆红色的麻绳,立刻被吓得全身抖颤,眼泪又不听话地奔涌而出。&l;不要&;&;不要这样&;&;救救我&;&;师父&;&;师父&;&;&r;

    他用麻绳紧紧绑住她身体,捆绑的方法繁复无比,但他做起来却是纯熟至极,从双” >、腰部一直到腿间都被麻绳绑紧,她的一对雪” >被麻绳挤压,不由自主的翘立起来。从腰上到双腿之间绑了两条麻绳,娇嫩的秘密花园也被紧紧挤压著,只要一想要夹紧双腿,麻绳就会自动

    倒贴ok?sodu

    摩擦她的花瓣。这” >秽无比的姿态与麻绳奇异的触感,让她心中羞耻到无地自容,面上发烧,只能紧紧闭上眼睛,恨不得切断身上的感觉,直接晕过去&;&;

    他绑紧她的双手,把绳子的另一头扔上房梁,往下一拉。&l;好痛&;&;&r;她整个人便被吊起来,只有脚尖支撑著地面。手腕被麻绳拉得疼痛,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这时候楚毓才在她背後解开她的” >道。她身体绷紧的感觉一松下来,终於能够动了。但在这种情况下,却只能是颤抖的扭动。

    &l;真是太美了。&r;楚毓欣赏著眼前的情景,一边赞叹。这情形比他之前想象的更让人&;&;

    她湿润的黑发散落在洁白如玉的背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剪水双瞳盈满了泪花,看起来波光潋滟,楚楚动人。泪珠一颗颗地顺著微微泛红的粉颊滑落到唇边,刚刚被吻得红肿的双唇微微张开,柳腰轻摆,莹白柔美的曲线被朱红色的绳子紧紧地绑住,那红色更衬得她肌肤晶莹剔透得像要发光一样,看起来却是豔丽到无法形容。一双雪” >更是被绑得高高翘起,随著她的扭动不由自主的轻轻弹动著,粉红色的蓓蕾都被异样的气氛的刺激得颤抖不已,竖立起来。

    他双眸微微发红,环住她的纤腰,忍不住低头含住她的蓓蕾,一下一下地用舌头逗弄著。&l;放开我&;&;放开&;&;&r;这全然陌生的感触让她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但忽然一下,却感觉到心跳加速,身体不住发热,全身都使不上力气,快要融化一般,声音也变得微弱起来。&l;大师兄&;&;不要这样&;&;&r;

    &l;逍遥丸开始起作用了吗&r;他从她” >” >之间抬起头,手指向下探去:&l;我来看看&;&;&r;

    &l;放开我&;&;不要&;&;啊&;&;&r;她心中气急,想要阻止他,但全身酸软无力,只能像这样微微呻吟,那声音听在楚毓耳中却是极婉转撩人。他低喘,掰开她的双腿,感觉神秘花园已经渐渐有湿意了,於是手指轻碰现在敏感到极点的珍珠,她终於忍不住&l;啊&r;一声,蜜” >从两腿之间泊泊的涌出来,打湿了豔丽的花瓣,一滴滴的滴在地上。

    她心中悲愤,同时眼泪也不断从美目中奔涌出来,湿润了娇嫩泛红的粉颊,哭得如一枝梨花春带雨,却是动人至极。楚毓继续在她下面花瓣上拨弄不已,另一只手却轻柔地抚上她的脸颊,有如情人一般的抚” >著,轻声说道:&l;上面和下面都湿了,真是让人没办法&;&;&r;

    他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接著又拿起麻绳走向她,她哭道:&l;你还要干什麽快放手&;&;放开我&;&;&r;他充耳不闻,仔细的用麻绳紧紧地圈绑住她左脚纤细的脚踝,然後把绳子另一头缠上房梁,就跟双手被吊的绑法一样。她的左腿被高高的吊起来,双腿几乎被拉成一字型,双腿之间的花瓣被迫张开,豔色被一览无余。双手与左腿都被吊起来,脚踝与手腕都疼痛不已,全身的重量都撑在了踮起的右脚脚趾上,双腿不住地绷紧颤抖,那失重的感觉让她十分难受,在身体深处却同时像是回应著这种异样的刺激,小腹酸软,花蜜不断的流出,晶莹的” >体顺著右腿向下滑落。

    楚毓一边紧盯著眼前的美景,一边慢悠悠的脱下他的衣服。不一会儿便赤身**来到她面前,与他俊美文雅的面孔与” >瘦的身材完全不匹配的,胯下巨” >呈紫红色,充满了狰狞的侵略感。

    想到他可能会做的举动,林凡心中绝望,全身僵直,可是那蜜” >还是不断的流出来,她身体被绑的扭动不已,大声哭喊道:&l;我不要&;&;师父&;&;师父救我&;&;师父&;&;师父&;&;&r;

    楚毓瞳中闪过一丝恼恨,上前一把用力按住她的嘴巴,让她喊不出来,只能全身扭动,发出&l;呜呜&r;的声音。

    她瞳孔睁大,分明感觉腿间被抵著一” >火热坚硬有如烧红铁棍一样的东西,她不敢再乱动,现在这种姿势太方便让人” >入,想到这个东西马上就要进入自己的身体,不由得悲从中来,晶莹的眼泪奔涌而出,湿润了他按著她嘴唇的手。他心中一荡,柔声说道:&l;不要怨我,以後&;&;你自然会爱我的。&r;

    他扶著她的纤腰,把红绳微微拉开,坚硬的顶端顶上了她湿润的花瓣中间。娇弱柔嫩的触感让他低喘一声,想要一挺腰就能进入她体内的感觉让他兴奋颤抖不已。

    只是这时候,他感觉一阵气血凝滞,身後好几处要” >忽然被点住了,让他欲火焚身却动弹不得。

    &l;楚毓,你当我是死人吗&r;一个熟悉的低沈声音从背後传来,让他背脊发凉。

    ───────不cj的分割线───────────────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