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潇潇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只见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年约十**岁的少年,只见他衣著华丽的绸衣,头戴锦冠,腰中一把装饰” >美的宝剑,眉清目秀,气质翩翩若贵公子一般。

    众人大吃一惊,首先刚刚在人群中却没有见过这号人,像是悄声无息的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而且天水” >,莫不是近十年前四圣之一的毒尊玉狐创立的邪教天水教的总坛麽不知有多少颇有势力的的名门正派、武林世家甚至朝廷大员被天水” >用极残忍的手段灭门清户,正派跟天水” >势不两立,怎麽会突然有天水” >的人来到这里

    &l;你这妖孽,竟然有胆子挑衅我等武林正宗&r;一个男人高声喝道,众人纷纷符合,有些已经骂开了,一时间像一锅煮开了的水一样沸腾。

    那少年却仿佛置若罔闻一般,手中轻托著一朵刚刚摘下来的白牡丹,凑到鼻前轻嗅,那风流姿态,却是清雅之极,完全看不出跟传闻中残忍嗜杀的天水” >人有什麽联系。众人正待出声盘问,却只见那少年抿唇一笑,向著孙可策施了一礼说道:&l;孙老,晚辈姓陈,名志昭。某乃天水教宗主首座弟子,按约定今日我等替家师来取约定的东西。&r;看其气度果然不凡,原来是毒宗的大弟子。

    我等难道这少年竟不是一人来的众人心中一惊,只见几个黑影从里牡丹花海中忽然蹿出,竟然是悄声无息。眨眼间只见四个灰衣人分别站在了孙可策的前後左右。定睛一看竟然是四张毫无差别的漠然脸孔,身手却是同样鬼魅无比。在场众人又惊又怒,却不敢在不知对方底细情况下贸然出手,怕伤到孙老。孙可策四面被人围住,却强装镇定说道:&l;取阁下如此阵势,还能称得上是&;取&;&r;

    &l;哎呀,&r;陈志昭只是皱了皱眉,&l;按天水” >给阁下的贴子,礼数充足,自然是取了,难道&;&;难道孙老不肯交出&;焚月&;&r;

    焚月,一个从来没有听过的名词,众人暗暗吃惊,邪教的人感兴趣的东西怎麽会是寻常之物便把这名字暗暗记在心里。

    孙可策大笑,说道:&l;老夫从未听说&;焚月&;是何物,你等奸贼就算杀了老夫,也无济於事。&r;

    &l;你&;&;&r;那陈志昭一咬牙,手中用力,雪白花瓣散落一地,竟是把手中托著的牡丹捏碎了。

    叶真见此,连忙走上前一步,朗声说道:&l;天水教的诸位,今日设宴并无邀请诸位,而阁下想要的东西孙老似也不知,这里不欢迎诸位,请回吧。若诸位想以武较技,他日就由我等上天水” >讨教罢。&r;

    陈志昭双眼一眯,笑道;&l;他日今日群英荟萃,何必等到他日&r;

    这句话严重激怒了在场的正派们,纷纷瞪圆双目,拔出剑来。一名苍山派弟子喊道:&l;这厮如此挑衅我等,今日我要让这些邪教妖孽有来无回&r;众人齐声高喊:&l;有来无回有来无回&r;一时声势浩大。

    陈志昭笑道:&l;难道正派今日想要以多欺少不成在场各位前辈们出手,我等小辈自然是有来无回,只是这麽一来,全天下的人都得嘲笑诸位仗著人多欺负武林小辈。&r;

    叶真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引来的後果,但还是继续说道:&l;那你待要如何&r;

    陈志昭笑道:&l;我等在天水” >修炼多年,却不知天下群雄技艺之高超,今日借著此宴讨教在座与在下同一辈的武林侠士,若有一人赢了在下,我等自当返回天水” >,但若在下侥幸胜了各位的话&;&;孙老您就委屈一下,跟我们去趟天水” >做客。&r;这话说的狂傲无礼至极,竟是要一人挑战所有门派新兴的武林之星们,这些少年侠士最重名声也最受不得挑衅,平日里几句不投机便拔刀相向,更何况武林公敌的邪教如此**裸的蔑视

    刚刚那位苍山派弟子果然额角青筋暴起,喝道:&l;我等就来领教天水” >的高招&r;提剑便杀将过去。

    只见那陈志昭轻轻一挡,反手一推,那位苍山派弟子竟是整个人朝外飞了出去,口吐鲜血,目眦尽裂。想不到自己全力一击,竟然如此不堪,不由心中气苦,竟是气一岔,便昏了过去。

    叶真心中一凛:&l;好内力想不到此子如此年轻内力竟然如此充沛,无怪乎能夸下海口。就算是我门下弟子恐怕也&;&;&r;

    苍山派其他的弟子看师兄弟受辱,心中恼怒之极,互相使了个眼色,六人同时提剑转身,运起步法,将陈志昭团团

    倒贴ok?吧

    围住,同时攻击,攻守势各个不同,银色剑光连成一片。人群中有人叫道:&l;苍山派的&;苍封剑阵&;&r;

    &l;一齐上麽&r;陈志昭轻蔑一笑,说道:&l;倒也省了麻烦&;&;&r;

    他举步轻移,竟是在剑光之中快速躲闪,众人只见那剑光如网,细细密密,变化万端,却不能伤到陈志昭分毫。

    &l;三师兄,看来这次,苍山派丢脸丢大了。&r;谢青竹轻声对林凡说道,他眼中闪著兴奋的光芒,本来他就气恼赏花宴不能比武无事可做,此番竟是想要跃跃欲试。&l;我可不可以&;&;&r;

    林凡摇摇头说道:&l;师父嘱咐我们不能生事。&r;谢青竹嘴一撇,轻声道:&l;这怎麽能算是生事&;&;&r;

    正说话间,只见那围攻的六人其中一人喷出一口鲜血,连退几步,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其苍封剑阵突然破了一口,其余五人像是支撑不住,齐齐後退数步,身上被剑风划破好几道伤口。其中一人不顾身上的伤,急急扶起那受内伤的人,叫道:&l;师弟你还好吧&r;众人不禁膛目结舌,六对一,而且是名满天下变化万千的苍封剑阵,尚且如此败下阵来。这少年的武功甚至不弱於在座的各位掌门宗主了。

    &l;到此为止。&r;叶真抬手喝道,她明目流转,心中不知转了多少个心思。只听她清声说道:&l;阁下是四圣中的玉狐宗主门下,武艺高超不在话下。若要比试,以平等计,对手自当同样是四圣门人&;&;&r;

    谢青竹一听这话,兴奋起来:&l;三师兄,这次你可没办法不叫我过去了吧。&r;说著便不顾林凡,径直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他上前,微微倾身行了一礼,说道:&l;玄门宗谢青竹,讨教阁下的高招。&r;

    &l;玄门宗&r;陈志昭一笑,抖了抖手中长剑,甩脱剑上的血滴,接著说道:&l;天道气运,玄门正宗,小兄弟小小年纪,却有如此胆魄,有意思。&r;

    &l;话不多说,动手吧&r;谢青竹拔出长剑。

    起初两人各退後一步,陈志昭轻笑一声,转眼间身形便欺近上来,右手持剑便要刺向谢青竹的面门,左手却暗成爪势,直抓他” >口龙颔” >。谢青竹心中暗道:&l;我竟看不清他的步法好飘忽诡异的轻功&r;连忙定神提气,右脚向後一撤,整个身子便转向了左侧,陈志昭攻势落空,但谢青竹轻功不若陈志昭,还是慢了一些,长发被砍断了一小截。谢青竹毫不迟疑左肘顺势侧击,右手使出玄门宗的&l;行风剑法&r;第四式&l;旋风诀&r;,剑法如暴风一般势不可挡,大气凌厉,气势竟比那六人使出的苍封剑阵毫不逊色,周围人群不由得异口同声喊道:&l;好剑法&r;&l;好&r;只是这麽大气的剑法由一个未行冠礼的毛头小子使出来,真是让很多人叫好的同时还暗暗嫉妒,玄门宗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眨眼之间,剑光密布中两人已经过了十几招。看那谢青竹嘴角上翘,竟是十分乐在其中,攻势也越来越凌厉。陈志昭心道:&l;这小子不过十四五岁,武功就这麽好,看来将来是个祸害,断不能留下。&r;於是收回心神,气聚丹田,手上剑法仿佛稍微变得迟钝了些。谢青竹毕竟年轻无甚应敌经验,但见有机可乘,便以更猛烈的攻势攻向陈志昭。一切发生在霎时之间,待他攻上前去,但剑尖指处却只留下残影,他心中大骇,正要退後,只见陈志昭忽然从左侧悄然出现,谢青竹身体左侧空门大开,要害部位完全无所防备,陈志昭提剑便朝他砍下,退後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得谢青竹高声喊道:&l;师兄救我&r;

    只听的&l;嗡&r;一声。陈志昭的剑划了个空。

    众人不知刚刚发生何事,只见谢青竹已被一人拉住领口,向後退离了数丈。那人便是黑衣铜面的林凡。

    ────────────────────────────

    好长啊好长的铺垫呀&;&;

    可是我写的真欢乐真欢乐&;&;

    我估计再过上个两章师父就会出现了希望,然後就有h了&;&;

    虽然我铺垫了这麽久,但是其他的男人们现在一个都没出现&;&;好吧,侧面出现了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