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神雷

大猪神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身淡蓝色长衫,颇为瘦弱,乍一望去,仿佛是一位书生。

    然而,周身有着淡淡水汽环绕,丝丝神灵光芒闪耀,宛若一条江河横贯当空。

    清河河神负手而立,慢条斯理站在空中,双目露出一丝冷笑,望着苏青与陈玄二人。

    “两个小辈而已,竟想将本神引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来了。”

    望着,忽然现身而来的清河河神,陈玄对着一旁苏青,说道:“按着计划行事,一会苏小姐要多加小心。”

    “多谢公子提醒。”

    苏青淡淡答应了一声,伸出芊芊玉手一指清河河神,喝道:“清河河神,今日定要你命丧黄泉。”

    清河河神飘然落在山中,轻笑一声,道:“一只灵狐与一位青年道士,倒是有些般配,不过,你们不该将黑云打杀,更不该想要引出本神一战。”

    苏青双目怒火腾腾,大喝一声,“清河河神休得猖狂,且让苏青与你会上一会。”

    随着话音一落,苏青掌中灵光一闪,取出一柄法剑,纵身一跃而出,沿着山石草木飞奔起来。

    山中阻碍虽多,可苏青乃是灵狐得道,行走山石、树木中,如履平地,玉足轻轻一迈,已然纵出十余丈远。

    见陈玄站立不动,清河河神噗嗤笑了出来,随即瞧了一眼飞驰而来的苏青,说道:“苏青,你倒是生的花容月貌,可惜找的男人却是中看不中用,只怕今日一过,本神府中又要多了一位美人儿。”

    闻言,陈玄神色不变,悄悄将随身法器铜镜取出,暗自运转《雷火真经》,默默等待时机来临。

    苏青一挥手中法剑,再次怒喝一声,道:“清河河神不死,天理难容。”

    清河水神静静站在那里,周身缓缓缠绕着一道水汽,似是一条丝带模样,轻轻旋转起来,一圈一圈又是一圈。

    当苏青剑光来临之时,丝带猛然一动,一道耀眼水光冲天,轻轻将长剑格挡开来。

    波涛声响,风起云涌,山峰上空隐约出现一条江河投影,竟与丝带遥相呼应起来。

    一时间,丝带忽然一变,约有人身宽窄,上面犹如江河波纹一般,不时有着密密麻麻的水族文字飘出。

    清河河神体内的神力慢慢涌入丝带之中,顿时化作出一个巨大的漩涡,直接朝着苏青身上撞去。

    “河神法器?”

    苏青脸上神色一变,足下步伐,顿时闪躲挪移起来,犹如一只灵狐,翩翩起舞,身影缥缈不定,方才躲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丝带化作的漩涡与山石撞在一起,一时间,山石崩裂,泥土飞溅,地上隐约出现一个大坑。

    “好优雅的舞姿,本神真想立刻将你收入府中。”清河河神双目贪婪盯着苏青哈哈大笑道。

    “清河河神!”

    苏青怒吼一声,一次次挥舞手中法剑上前,可又一次次让清河河神逼退。

    见苏青奈何不得清河河神,陈玄顿时将体内《雷火真法》疯狂运转起来,朝阳紫气与雷火真意相合,手中结出玄妙法印,猛然一指身前铜镜,喝道:“九天至上,紫阳横空,太上紫薇大帝急急如律令,落!”

    顷刻之间,空中乌云弥漫,周围变得漆黑一片,仅有无数紫色雷霆与火焰耀眼,宛若一条九天雷龙降临世间,翻江倒海,行云布雨。

    忽然,一声龙吟,朝着山峰之中落下。

    “神雷降世,雷火齐出,正是此时。”

    苏青一见空中天色一变,道道雷霆划过,不禁心中一喜,足下步伐一变,踏出九九八十一步,身形按着九宫八卦的次序走动,盈盈玉口对着法剑喷出一道精血。

    “天狐剑诀,精血为引,去!”

    顿时将手中法剑一抛,化作一道血色剑光,直直朝着清河河神迎面斩去。

    苏青道行不如清河河神,又一直隐藏秘术不曾施展,这时见陈玄使出神雷道法,方才倾尽全力使出天狐剑诀,想要将清河河神牢牢缠住。

    “不好!”

    清河河神神色一变,突然转身望着天空,只见一条雷龙从九天落下,周身各处溢出丝丝雷光火焰,正大浩然,至刚至阳,有着毁天灭地气息。

    “玄门道家正宗雷法!”

    “本神乃是清河河神,有着山河剑宗赐予的河神诏令,尔等既是玄门弟子,胆敢冒犯山河剑宗威严!”

    清河河神脸色阴沉,身躯猛然暴涨,将一身衣衫撑破,顿时化作一条巨大的水蛇,浑身约有十余丈长短,周围有着白色水汽环绕。

    蛟龙血脉,河神诏令,天生擅长操控水域江河。

    闻言,陈玄哈哈大笑一声,道:“陈某乃是山河剑宗弟子,便是将你打杀又能如何!”

    山河剑宗弟子!

    水蛇爆喝一声,口中吐出一道红色赤练,将眼前血色法剑阻挡下来,然而,与此同时天空中的雷龙降临,化作一道九天雷火,疯狂涌入水蛇体内。

    顷刻间,水蛇皮开肉绽,骨肉外翻,隐隐传出一股焦臭气味,十分难闻,令人作呕。

    神雷一数,至刚至阳,而水蛇天性喜阴,最是惧怕雷火一物。

    当即水蛇喷出一阵血雾,隐有可见一些破碎的五脏六腑飞出。

    神雷道法,朝阳紫气,必是山河剑宗弟子无疑。

    “山河剑宗,安敢欺吾!”

    水蛇一双猩红巨目,紧紧盯着远处的陈玄,猛的扭动身躯,朝着拼死陈玄撞去,临死前非要拉着一位山河剑宗弟子同行不可。

    清河河神每年都要孝敬数位山河剑宗内门弟子与长老众多灵石、灵物,使得清河河神自己十分羞涩,才会时长与黑云道人一同杀人越货,抢夺财物,或是妖族修士内丹贩卖。

    可他万万不曾想到,陈玄竟是山河剑宗弟子,一时不禁惊怒交加,气的五脏俱焚,对于山河剑宗更是恨之入骨。

    “陪着本神一同命丧黄泉去吧!”

    水蛇一双猩红色的巨目满是杀机,他如今已是雷火入体,非金丹道行以上的大修士才可将其驱逐,不然,早晚都是死路一条。

    “哈哈,陈某还想一探元神大道,岂会与你一同命丧黄泉!”

    见迎面而来的水蛇,陈玄微微冷笑一声,从乾坤袋中取出十数来张灵火符,一股脑朝着水蛇周身扔去,

    天有五行金、木、水、火、土,而水火二者又可相生相克。

    如今外有灵火符火光冲天,内有雷火肆虐,二者一经相遇,如同两种火焰内外交合,水蛇顿时疼痛难忍,四处翻滚起来。

    “山河剑宗妄为玄门正宗。”

    “本神不甘心!”

    水蛇仰天惨叫一声,化作一团火焰四处翻滚,慢慢变成一堆焦炭,生机全无。

    这时陈玄方才觉得体内经脉隐隐刺痛,一身法力空空如也,也顾不得一旁臭味冲天的水蛇,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露出丝丝笑容。

    “想不到苏小姐,竟然身怀剑诀。”陈玄露出一丝羡慕说道。

    每一位山河剑宗外门弟子,无不想着有朝一日可以踏足内门,习得剑诀,不过,便是一般内门弟子,非天赋不凡,或是机缘深厚,不可得传门中剑诀。

    苏青轻轻擦了擦嘴角处的血迹,深深望了一眼化作一团焦炭的清河河神,方才盈盈一笑,说道:“这天狐剑诀,乃是灵狐一族中的秘传剑诀,非身怀灵狐血脉者不可修炼,不然恐有走火入魔,否则倒是可以将其传授公子。”

    妖族修行法门大多都有着血脉要求,倒是玄释神杂四门中的道法,只要是天地中的生灵,大多都可修行。

    大开方便之门,传授道法真经,斩妖除魔,才可使得四门兴盛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