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强有力的热吻,令甘宝宝全身发软,娇喘连连。

    崔建新趁机将手伸到她背后,解开胸罩的挂钩。

    啊,甘宝宝两颗圆润、雪白、细腻、香喷喷、又坚挺的玉峰应声弹出,小姨的玉女峰是那么的骄人、香滑、饱满、圆润、坚挺、雪白、细腻,崔建新一时间呆住了,真是世上难得的极品

    “宝宝,真美。”

    她今天打扮得很美,真的很美,柔美的娇躯之上套着一件绿色的睡裙,一头乌黑瀑布般的秀发披在双肩,一双明亮而妩媚的眼睛此时却有点黯然,樱红的小嘴有些半张开着,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不过,还是没有说出口,冰肌玉肤如同人间仙子,胸前玉蜂高高挺耸着,这一切都在向人展示着她的青春娇体,尤其是她站在灯光之下,红红的灯光穿透她的睡裙,将她裙下一双晶莹剔透的雪白**照得通透,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极具**的诱惑力令崔建新浑身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杨柳细腰,纤纤白手,明眸皓齿,这一切无不在向世人昭示着对美女定义的标准。

    她是木婉清。

    木婉清也是同样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崔建新,她爱崔建新,这一点不容置疑,当然,崔建新值得她爱。

    木婉清美,崔建新也美,甚至于崔建新的肌肤比起木婉清还要光滑如玉,当然这是被金丹改造过的原因,但不容置疑的是,崔建新本来就是一个美男子,只是项羽的金丹 把他改造的更加完美了,他的皮肤白皙光洁,睫毛如扇,卷而翘长,眉如远山,英秀而多姿,鼻挺如塑,性感十足,薄唇棱角分明,无一不比例精致匀称,完美得不可挑剔。

    崔建新身上穿着白色锦衣,他认为白衣比较帅气,虽然袖口上没有镶着金黄色的花纹,腰间也没有配上贵族公子的腰带,鞋子也是一双素色长靴,但尊贵的气质尽显,一代霸王的气势十足,没有人能够忽略他的存在,无论在那里都一样。

    他漆黑如缎的发丝凌乱地散在脑后,又凭添了几分随意的味道,让木婉清的心更是越陷越沉沦,何况崔建新对她是如此的温柔,她是彻底沉沦在崔建新的温柔陷阱里去了,无怨无悔,海枯石烂。

    她知道今晚过后,他就会离开了,但她没有出声挽留,她是一个聪明人,也了解他,他的霸道如其名,所以,她没有出声挽留,更没有提起这些。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在他的心中留下最美好的一面。

    更多的是,她不愿提起,她心里极是希望他明天还在这里,虽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但她还是傻傻的希望这样。

    不止是她,其她几女也一样,谁也没有提起,吃过饭后,都是默默的回房,她们倒是希望情郎会忘记离开的日期,那样情郎就可以留下多一天了,她们都是一样的傻,但傻得可爱。

    虽然她们都知道崔建新是不会抛下她们的,但她们却不想崔建新离开她们任何一天,就算是多留下一天也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们深深的爱着崔建新,刻苦铭心的爱,没有崔建新在身边,简直是度日如年,还好崔建新只是暂时离开,如果崔建新真的不要她们了,她们也许就没有生存的意义了。

    “婉儿,我明天要走了”崔建新用尽量平淡的语气说出声,他的手也轻轻的抚慰木婉清的长发。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难道你就不能悄悄的走吗

    你混蛋,呜呜,混蛋呜呜”她忍不住趴在崔建新的肩膀上大哭了起来。

    多温柔的语气也改变不了崔建新要离开的事实,多温柔的动作的也改变不了崔建新泡妞的决心,或许崔建新同样的很爱木婉清,但他却不能放弃王语嫣等人,因为他早就视她们为自己的女人。

    于是,木婉清哭了,本来她是可以忍住等到崔建新离开再放声大哭的。

    “因为我爱你,我也舍不得你,我告诉你就是要你知道。

    第133章出发

    崔建新离开的前一天夜里,几女如饥似渴的与崔建新极尽缠绵,崔建新整整耕种了数个时辰,才将木婉清,秦红棉,甘宝宝三女喂饱,她们表现得极为疯狂,一点也不顾自己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了,仿佛崔建新是她们的仇人,只想榨干崔建新的精力,崔建新也明白她们的想法,于是一场旷世的大战开始了,这场大战只可用一个成语来概括,那就是“血流成河”由此可想,战斗的激烈情况。

    崔建新很享受和钟灵在一起的那种不带有情爱的单纯的哥哥妹妹之间的感觉,这也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吃了钟灵的原因,这些天,钟灵再也没有缠着崔建新与她生小宝宝了,可能因为她已经明白崔建新的心,反正楚大哥会永远的宠着她,她是这样想的。

    她更不想生小宝宝,每次想到那一次的场景,她还是很害怕,害怕霸王枪那狰狞的样子,看来崔建新的家伙在钟灵的心里是留下阴影了。

    将近午时,崔建新到了无锡城畔。

    进得城去,行人熙来攘往,甚是繁华,无锡城比之大理别有一番风光。

    信步而行,突然间闻到一股香气,乃是焦糖、酱油混着熟肉的气味。

    崔建新赶了半天的路,已经大半天没吃东西了,虽然内功深厚,可以支持十天半个月美吃饭也没有问题,但饥饿的感觉实在不是很爽,当下循着香气寻去,转了一个弯,只见老大一座酒楼当街而立,金字招牌上写着“松鹤楼”三个大字。

    这招牌年深月久,被烟熏成一团漆黑,三个金字却闪烁发光,阵阵酒香肉气从酒楼中喷出来,厨子刀勺声和跑堂吆喝声响成一片。

    看到崔建新立即想起原书中段小强与乔峰相遇的情景,段小强就是在这里与乔峰相遇,然后与乔峰比试脚力,最后两人结拜为异性兄弟,情比金坚。

    现在段小强是不会在这里出现了,不知道乔峰会不会出现呢

    崔建新心中确是有点期待,他也很是佩服乔峰的英雄气概,否则乔峰也不能让阿朱对他情根深种了。

    崔建新上得楼来,小二过来招呼,崔建新本想开口要一壶茅台,不过才想起,这里是古代,酒这个行业还没有出现后世的蒸馏技术,自然没有后世的茅台酒,要知道后世的茅台酒是多么的辉煌,那是与苏格兰威士忌、法国科涅克白兰地齐名的三大蒸馏酒之一,是大曲酱香型白酒的鼻祖。

    最后,崔建新只好对小二说要了一壶这里最好的酒,他也不知道那些酒好喝,如果是在现在,他只会喝茅台,但天龙明显还没有茅台出现,不过想来江南这个鱼水之乡酿出的酒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他尝了一口,感觉确实不错,正想也夸赞一句。

    突然间楼梯“噔噔”数响,接着楼上一暗,一条大汉昂首跨上楼来。

    他转头瞧去,只见这大汉三十来岁年纪,身材甚是魁伟,穿着一件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这大汉上得楼来,冷电似的一双眼向楼上扫了一眼,在崔建新身上略停了一下,眼神微微露出惊异的神色,便径自向崔建新这边的方向走来。

    崔建新向那大汉看了几眼并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猜道:“这汉子应该是乔峰了,这身材在天龙可没有几个人,书中的描述一样,看上去就让人觉得此时定是一位英雄好汉,乔峰的人格魅力值挺高的”

    崔建新一直想与乔峰结交,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乔峰有大丈夫大英雄的豪气,原书中段誉这等书生可与之论交,耶律洪基这等皇帝也一般看待。

    只认兄弟,不管其他。

    同甘共苦,而非趋炎附势。

    这才是正义之所在。

    如果与这等英雄人物失之交臂,岂不遗恨终身

    崔建新便端着一杯酒转起来向乔峰邀请,道:“这位兄台,如不嫌弃就请过来共饮一杯吧”

    岂料,在同一时间,乔峰拱手作揖,也向崔建新邀请道:“相逢何必曾相识,五湖四海皆兄弟,兄台可否赏脸与在下共饮一杯”

    闻言,两人站直身来,对视片刻,然后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罢,两人再次异口同声拱手道:“如此便叨扰了”

    又是一番哈哈大笑,人生难得一知己,崔建新没想到与乔峰竟是如此的默契。

    乔峰说罢便大蹋步走了过来,自拉开一条凳子坐下。

    崔建新连忙招呼小二添副碗筷,然后假意询问一下乔峰的姓名,不料乔峰却笑道:“兄台何必明知故问

    大家不拘形迹,喝上几碗,岂非大是妙事

    待得敌我分明,便没有余味了。”

    崔建新听得这句话,不由一阵汗颜,但也没有点破。

    没想到原书中,段小强被乔峰当成慕容复那厮,现在他自己也被乔峰当成了慕容复,看来慕容复的确混得不错,否则怎么乔峰一看到英雄人物都当成慕容复。

    崔建新已经无耻的当自己是一个英雄人物了,完全没有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yin贼他强jian过叶二娘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有品味的采花贼,说得好听一点就是一个偷心贼,但无论怎么样,他还是一个贼,本质没有变。

    此时小二已拿了一副碗筷放到了乔峰面前,崔建新为乔峰斟了一杯酒便对小二笑道:“小二,你的酒杯太小了,去取两只大碗过来,再打打十斤高粱。”

    崔建新知道这是乔峰的原话,便投其所好,算是臭味相投吧,喝酒

    崔建新还没有怕过,就算没有被项羽金丹改造过,崔建新也是酒中能手,虽然来到这里,还没有如何喝过酒,但想来被项羽金丹改造过的体质,再这么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何况古代的酒的度数低得很,远远不及现在的蒸馏技术,要多烈有多烈。

    小二听到“十斤高粱”四字,不由吓了一跳,小心翼翼赔笑道:“爷官,十斤高粱喝得完吗”

    崔建新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扔到小二的面前笑道:“怕我没钱给么

    十斤不够,要打二十斤。”

    看到有钱,小二便笑道:“是

    是”

    不一会儿,小二便取来两只大碗,一大坛酒,放在桌上。

    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这效率还不错。

    乔峰哈哈大笑道:“好,兄台的做法深合我意,今天我们就大喝一场,尽兴而归。”

    崔建新了解乔峰的酒量,他说尽兴而归,已经很看得起自己了,他这般酒量,有几人能与他尽兴,他可是从来没有醉过的。

    不过,今天碰到崔建新,就难说了。

    “好”崔建新应声而饮,一碗好酒便被崔建新一饮而尽。

    乔峰见他竟喝得这般豪爽,心中大大的畅快,他可是从来没有遇到与自己同样好酒的人,哈哈一笑说道:“兄台果然够爽快。”

    乔峰端起碗来,仰脖子喝干,跟着便又斟了两大碗。

    崔建新也不废话,端起碗来,也是仰着脖子喝干,跟着又斟了一碗,又是一饮而尽。

    乔峰但见崔建新三碗下肚,却仍是面不改色,目光清澈,心道这姓慕容复却也是好酒量,果然名不虚传。

    想罢端起碗来冲崔建新笑了下,又一饮而尽。

    然后又提起坛来,斟满三大碗。

    崔建新看乔峰诧异的样子,知道他的想法,不多说,举起碗来,向乔峰干了一碗,心中甚至畅快。

    崔建新虽然身怀六脉神剑,但他可不需要像段小强那样,凭借六脉神剑来作弊,完全是真本领,一点也作假。

    重要的是,古代的酿酒技术还没有后世的厉害,这高粱酒已经是比较高的一种酒之一了,但也不过是三四十度,比起后世那些烈火还差得远,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不过,现在的技术能够做到四十度这个程度也已是大大的难得了。

    乔峰这时也喝了一碗酒放下了碗来,看着此时的崔建新心中也不禁暗暗生奇,向崔建新笑道:“兄台酒量居然倒也不弱,果然有些意思。”

    说罢,又斟了三大碗。

    崔建新笑道:“过奖了,兄台的酒量在下佩服,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我们不醉不归”说着便将跟前这一大碗酒喝了下去。

    乔峰见崔建新如此豪气地尽数碗烈酒而脸不改色,心中甚是欢喜,不敢小看崔建新,说道:“好,说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乔某先干为敬。”

    说罢端起碗来,仰头饮尽,又斟了一碗,再饮尽。

    崔建新与乔峰这一赌酒,登时惊动了松鹤楼楼上楼下的酒客,连灶下的厨子、火夫,也都上楼来围在他二人桌旁观看。

    小二就在旁边,听到崔建新的吩咐,知他两人更是来了劲了。

    这时但求看热闹,再不劲阻,依言而行。

    乔峰见他这般吩咐,却是甚和己意,微笑而看。

    两人皆喝了三十多碗酒后,崔建新笑道:“咱们两人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材,要分出胜败,只怕很不容易。

    这样喝将下去,恐怕会喝到明天,不如咱们把这一碗喝了便走吧”

    说罢,便举碗而饮。

    乔峰道声“好”

    端起酒碗来便仰头而尽。

    第134章原书猪脚

    这一碗酒干尽,两人便相携下楼。

    下得楼来,乔峰却是越走越快,出城后更迈开大步,顺着大路疾趋而前。

    崔建新自然知乔峰心中是有意要与他比拼脚力,南乔峰,北慕容,两人皆是武林的顶级高手,但从来没有比试过,也不知道谁比谁厉害,只是因为乔峰出道较早,而且又是中原大一帮派丐帮的帮主,武林人士才将乔峰的名头排在前,是以一般说起他们时都是道“南乔峰,北慕容”而不说“北慕容,南乔峰”如今乔峰以为直接遇到了慕容复,便有了与之一较高下的念头,但比武切磋,有所损伤在所难免,如此一来便伤了和气,尤其是因为前任丐帮帮主的死因,慕容复有很大的嫌疑,更不想因此而结仇,何况崔建新的表现很合乔峰的胃口,乔峰也不想损失“慕容复”这个好友。

    于是突然便想到了比试脚力,原书中,他便是如此与段小强比试。

    崔建新猜破乔峰想想法,便功聚双腿,快步跟上,崔建新内力深厚,虽然不及此时的乔峰,但身怀凌波微步的他,可不是乔峰能比的,事实上,乔峰的轻功是不怎么样的,他厉害的是内功,以及掌法。

    虽然崔建新这段日子勤奋修炼霸王决,同时也利用北冥神功来提高吸收项羽金丹的速度,已经稳定在超一流巅峰的级别,但比起乔峰绝顶中级的内力还有一段距离的。

    原书中言道:“北冥神功与各家各派之内功逆其道而行,是以凡曾修习内功之人,务须尽忘己学,专心修习新功,若有丝毫混杂岔乱,则两功互冲,立时颠狂呕血,诸脉俱废,故而最是凶险不过。”

    可见要想修炼北冥神功就必须把以前所练的内功全部废掉,因为如果不把原来的内功废去的话,每次练功时就会习惯性的按照原来的心法运转,这样就会与北冥神功有冲突,极易走火入魔而死,牺牲不可谓不重大。

    但巧的是,这一点对崔建新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因为霸王决不是一般的内功心法,简单的来说,霸王决的前期只要是练体,改善体质,并不会产生内力,只有练到最后,才会形成金丹,从而一步登天,所以崔建新可以很放心地修炼霸王决,他非常明白,只有体质够强,才可以承受更多的真气,否则,只要学会了北冥神功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随便找上百号武林人士来吸一下,岂非会拥有几百年的功力

    经过这些天的修炼,崔建新已经可以将金丹完全转化为自己难道内力,但他毕竟根基太小,突然间拥有这么多的内力,是很难短时间内控制的,而且他的心境又跟不上,所以只好顺其自然,他也不想在与自己的女人zuo爱的时候,一不小心将她们给弄挂了。

    这可就杯具了

    乔峰迈开大步,越走越快,还未来得及稍缓得几口气,便发现崔建新追了上来,乔峰斜眼相睨,见崔建新身形潇洒,犹如庭除闲步一般,犹如浊世一翩翩俏公子,心下暗暗佩服,便想加快几步,但无奈他如何快速,崔建新都能悠闲的紧随其后,大约飞奔了三四十里后,乔峰再看崔建新,不由暗暗诧异,他自己内力深厚,但此时已是开始气喘,但反观崔建新不但没有一点气喘的样子,反而变得精神了,乔峰哪里知道,凌波微步能够加速内力的修炼,崔建新使用凌波微步赶路,无疑是在修炼。

    乔峰虽然诧异,但也只是一会儿而已,只见他哈哈一笑,便说道:“慕容公子,乔峰今日可服你啦。

    姑苏慕容,果然名不虚传。”

    崔建新见乔峰停下,知道他已心服,假意不知情道:“兄台刚才自报姓名,乃是姓乔名峰,莫不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南乔峰,北慕容”之一的南乔峰

    乔峰道:“江湖上的一点薄名而已,慕容兄不必挂在齿间,慕容兄的名气可是一点也不比乔某弱啊”

    崔建新笑道:“乔兄这就错了,在下可不是慕容复,慕容复名气虽大,但他还不配与我沾上关系” 崔建新这话虽然是说得托大,但却给人一种煞有其事的感觉,乔峰就是这样认为的。

    乔峰发现只自己认错人后,愣了一下,便笑道:“兄台说得极是,凭兄台的轻身功夫,料想慕容复是望尘莫及的,更不用说兄台的酒量了,只是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崔建新淡然道:“崔建新”淡淡的语气,从崔建新的口中说出,自有一种气势,乔峰仿佛在崔建新的身上看到了西崔建新项羽的影子,愣了愣便朗声道:“楚兄的姓名甚是霸气,乔某服了。

    近日得以结识楚兄这等英雄好汉,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只是正巧乔某今天有事,否则定当与楚兄畅谈通宵”乔峰的脸上尽显遗憾的神色。

    崔建新笑道:“乔兄何必做小女儿态,有缘自会相逢,何况乔兄乃中原大一大帮的帮主,要是那天想喝酒的话,我自会去找乔兄大喝一场。”

    乔峰听崔建新如此一说,便哈哈大笑道:“如此便是乔某的不是,楚兄,后悔有期。”

    乔峰说完,转身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乔峰果然是乔峰,崔建新眼中尽是欣赏之意。

    看着乔峰的背影,崔建新顿时想起了乔峰日后的悲剧遭遇,想乔峰为丐帮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仁义兼备,而且当年在泰山大会连创九名强敌,为丐帮解困,被汪剑通推选为新帮主,期间掌管丐帮八年,一直率领丐帮抗击契丹,其间吒叱风云,是领导武林羣雄的泰山北斗。

    而且乔峰常年在中国北方活动,以帮助北宋抗击外敌为己任,却不料紧紧因为一封信,马夫人的一面之词,乔峰便成了丧家之狗,想到这里,崔建新也不免为乔峰感到同情和理解。

    不过,最令乔峰为难的还是乔峰的父亲萧远山杀了他的养父养母,一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边是多年以来,一直视自己为几出的养父养母,乔峰夹在他们的中间,确是难做,他有不能怪自己的父亲。

    乔峰的经历是命中注定,崔建新唯一能做的是尽量解救乔峰的养父母便是。

    想到这里,崔建新不由出声道:“乔兄且慢。”

    乔峰问道:“楚兄有事请说。”

    崔建新听到乔峰一问,顿觉自己完全不知道如何说起,他总不能说,我看过天龙八部这本书,知道你的结果,将来会有人对你的养父母不利,请你多加小心吧

    崔建新沉默了一会,便道:“乔兄,今日我们一见如故,并互引为知己,我就实话实说了,不知道乔兄可知道自己将要大难临头”

    乔峰被崔建新这样一说,当然是一头雾水,他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但见到崔建新如此严肃的样子,不似作假,出于对崔建新的信任,他还是一问:“楚兄为何有此一说呢”

    崔建新道:“实不相瞒,我对相术颇有研究,乔兄印堂微黑,短期内定会有大遭难降临。”

    乔峰哈哈大笑道:“楚兄言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男子汉大丈夫,头顶天,脚立地,有什么遭难可怕的”

    崔建新早料到乔峰有此反应,故作高深道:“乔兄当然是难得的英雄好汉,但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