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一桿进洞(2)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诗确定我们都走后,整个人就像松了口气软绵绵的瘫卧在床上,一想到刚才的情形还有点惊魂未定,小诗口一股黏稠刺鼻的味道,另她不竟感到噁心,心想还是先洗个澡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等会被人发现就不好了,小诗进到浴室打开莲蓬头快速把身体沖洗乾净,擦乾身体一丝不挂的走出浴室,把散落在衣柜的衣服、罩、小裤裤给找了出来。她换上衣服后看看时间还早,不如去逛逛街消磨一下时间也好。

    小诗一个人在台北的街头闲晃,没一会就感到无趣,毕竟一个逛街真的有点无聊,途中恰巧经过一家屈诚氏,小诗想想不如进去买些日常用品好了,小诗一进就东翻西选,好像对什么东西都很感兴趣似的。小诗总觉得站柜台外的服务员老是盯着她看,她总觉得这男人有点面善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距离离的有点远又加上小诗有点近视看的又不是很清楚。

    小诗也就懒得理他继续挑着东西,小诗弯着腰挑选着洗发,忽然有人拍拍她的香肩,小诗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位站柜台的服务员,那男人惊讶的说:小诗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错人了。

    小诗看着他先是楞了一下,脑海中煞那间闪过了他的身影,靠他不就是驾训班那个教练,小诗想起和他的事,不由得白嫩的脸蛋泛着红晕:教练是你ㄛ

    教练问说:你来买东西ㄛ。

    小诗点点头,教练豪爽的说:这家店是我开的,看你要什么随你拿。

    小诗客套的说:不好啦这怎么好意思。

    教练轻搂小诗纤细的小蛮腰语带调侃的说:凭我们两的关系,你跟我客气什么。

    小诗一听俏脸又更加羞红,不知何时教练的手已在小诗浑圆翘挺的美臀上四处游移小诗不高兴的拨开了他了手:你放尊重点这可是公共场所。

    教练说:干嘛对我这么冷淡。

    小诗不理他转头就要走,但教练拿可能会让煮熟的鸭子给飞了,两人在店里拉拉扯扯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小诗心想这样和他纠缠下去那还得了,把教练拉到一旁低声的问说:喂你到底想怎样

    教练笑笑的说:我想怎样,这你是知道的啊。

    小诗一听顿时满脸怒容:喂我没告你强暴你就要偷笑了,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我要走了你别再烦我。

    教练这回真的没在和小诗纠缠。教练自言自语的说:你要是走了,那我之前替你拍的照片那要怎么办。

    小诗心想是什么照片拉着教练急急忙忙的问说:什么照片你给我说清楚。

    教练故意提高音量:就之前我趁你睡觉时替你拍的照片啊。

    小诗听他讲的这么大声急忙捂住他的嘴:要死了啊讲这么大声。

    小诗一脸不悦的说:快把照片还我。

    教练故意掉小诗胃口:在我家呢,你不是还有事吗要不然下次遇到你再拿给你好了。

    妈的咧这人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小诗气的满脸通红:不用我这就跟你上去拿。

    教练的家就在店的楼上而已,小诗才刚踏进教练家的门口,教练本马上显现出来,抱着小诗不由分说乱吻一通,无论小诗怎样挣扎教练就是不放手:不要啊你快放放手

    教练一面紧搂着小诗的柔软的纤腰,一面笑道:嘿嘿今天可是你自己送上门可别怪我。

    小诗羞愤难抑:你快住手,要不然我叫警察,准你吃不完都着走。

    教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啊随你去,到时候我就把你的照片放在网路上,看看谁丢脸。

    小诗心想这还得了,这照片传了出去那我还能做人吗态度顿时软化许多,教练轻抚着小诗细緻白嫩的脸蛋,地笑道:这就对了吗

    小诗暗叹自己误上贼船看来是逃不了,小诗一脸无奈:喂你去洗个澡,臭死人了。

    教练一听兴奋极了:好好没问题没两下就脱个光:小诗你也来一起洗嘛

    小诗都还没答腔教练就动起手来替她脱起衣服来,小诗尖叫说:啊我自己来,啊你别乱啦一阵兵枪马乱小诗脱完衣服,双手环抱饱满高耸的美娇羞的侧着背,不愿让教练看到她**的娇驱,但光她那光滑细嫩的美背和浑圆翘挺就够人兴奋,教练当场一柱擎天,她兴奋的把小诗搂进怀里,肥的在小诗雪白的美臀上磨蹭来磨蹭去,小诗羞滴滴的说:喂你要守信用,等会要把照片还给我。

    教练现在兴奋极了哪会理会小诗说什么,只见他敷衍的说:好好那有什么问题。

    小诗为了慎重起见又问了一次:喂我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见

    谁之教练竟牛头不对马嘴的说:小诗你看,我的大不大啊

    小诗心想:靠我真是败给他了。

    教练拉着小诗鲜嫩的小手去碰触他的:小诗替我它嘛它涨的很难受呢。

    小诗心不甘情不愿的抹着沐浴在上搓洗着,她的小手握着的上下的不停捋动,畅快的美感让教练舒爽的呻吟:哦哦好爽哦

    小诗拿起莲蓬头沖去上头的泡沫,跪坐在地上,樱唇微启轻轻含住教练的头,伸出香舌又舔又吻的,搞的教练麻痒痒的难受极了,细嫩的小手握住他的,一上一下的套弄着,一手抚弄囊,舔得教练舒畅无比,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快感,教练一脸陶醉:哦哦真哦太鬼叫着。

    没两下教练的头绷涨得油油亮亮,触觉敏锐异常,小诗瞧教练的能耐也差不多到了极限,小诗不愿让他在嘴里即忙的吐了出来,小诗紧紧的握着加紧的套弄,教练一阵嘶吼:啊

    火辣滚烫的喷的小诗艳丽的脸颊满脸都是,小诗实在没料到教练的程能这么远,气的娇嗔说:你搞什么鬼,的人家满脸都是,噁心死了。

    教练扶起了小诗搂抱着她拿着毛巾替她擦拭:小诗妹妹对不起嘛,别气了。

    小诗:哼了一声:你出去啦人家要洗澡。

    小诗裹着浴巾才刚踏出浴室的门口,教练就猴急的将小诗抱起三步并两步的冲进房,小诗羞涩娇嗔:啊讨厌放下人家啦教练进到房间后顺手就把门关上,猴急的将小诗身上的浴巾给掀开,小诗那水嫩细緻、婀娜多姿的好身材,看的教练猛嚥口水,他迅速的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兴奋的把小诗浑圆修长的美腿给撑开,这当教练要长驱直入时,只见小诗挣扎的使劲吃的力气硬生生教练给推开:你等等ㄌㄚ人家今天危险期,不带套套不和你做。

    教练正在热头上这时叫他去哪找套套啊,可是小诗又很坚持,忽然他想起前天在路上有公益团体在赠送免费的保险套,记得好像丢在抽屉里的样子,教练打开抽屉一看,哈哈真的有,教练心情为之振奋快步地跑到小诗面前,一时失足正好跌个狗吃屎,小诗看的捧腹大笑,他不知道是在急什么,教练也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头的说:小诗可以开始了吧

    小诗笑笑的把教练手中的保险套给拿了过来,要教练乖该的躺下来别乱动,小诗柔顺的帮教练给套上了套套,接着跨坐在教练的身上,细

    倒贴ok?全文阅读

    嫩的小手扶着对准着湿滑鲜嫩的花瓣,小诗翘挺的美臀微微一沉:滋

    大的头撑开她柔嫩的花瓣,藉着嫩中滑腻的蜜汁的润滑,教练肥的就这样被她那窄小紧实的蜜给吞没,这种紧实夹缩的快感让教练痛快极了,心想自己真是三生有幸竟能和这种如花似玉的姑娘来上一,小诗双手按在教练的腹肌上,仰起头媚眼微闭,浑圆小巧的美臀有节奏的轻快扭晃摆动,小嘴:嗯嗯嗯嗯的**。

    教练仰头朝上看去,小诗浑圆饱满的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跳动,教练伸手双双捧住,兴奋搓揉掐捏小诗那对高耸娇挺的美,她的更是努力顶送、推按,正当教练干的正起劲时房门竟被打开了,而小诗还浑然不知,努力的扭腰摆臀只想尽快让教练给缴械了事。

    突然,见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站在门边,憨憨傻傻的说:哥哥我肚子饿,我要吃饭。

    小诗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转头一看瞧门外有人吓的大叫:啊

    双手羞涩的遮掩粉嫩的酥,那男的被小诗这么一喊竟吓的哭了起来,瞧他都20来岁了,行为和动作竟还像个小孩子。不知是因为太刺激还是怎样,层层的软不停的蠕动收缩、阵阵颤抖,小诗中失声叫道:啊啊不行了

    紧接出了一股滚烫的又粘又稠、又滑又腻的,教练感到的部就像是被橡皮筋给紧紧的箍住,嫩不停的蠕动收缩、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缩,教练哪还能忍的住,大头传来酸痲熊熊暴涨,没两下就泄了事,教练对自己的表现不甚满意,竟迁怒起站在门外的男子,拿起身旁的枕头丢了出去:吃你的头把门给我关上啦。

    那人又哭又闹向个小朋友似地,教练很狠的瞪了他一眼:还哭那男的见到教练凶狠的模样,吓的关上门逃之夭夭。

    小诗好奇的问说那男的是谁看起来怎们呆呆笨笨的,教练一开始还很不愿意讲,但被小诗一撒娇就什么都招了,那男的原来是教练的亲第弟,只是小时候发烧给烧过头,脑袋瓜因此给烧坏了,行为能力就只有六岁,所以看起来才会呆呆傻傻,小诗揽的管他家事,现在他只想要回照片而已,她缓缓的站起身来,拿着保险套在教练眼前晃来晃去,小诗嘟着嘴伸出细嫩的小手:照片呢可以给我吧

    教练双手一摊装傻的说:什么照片啊

    小诗拿起保险套甩在教练身上:你怎么可以这样不守信用。

    艳丽的脸蛋涨的通红一脸气嘟嘟的模样,其实那有什么照片这一切都是教练唬烂的,小诗得知真相后气的对教练拳打脚踢、娇嗔怒骂,但小诗的花拳绣腿对教练来讲跟搔痒哪有什么两样。小诗见教练嘻皮笑脸的模样,气的更不知该说什么:哼不理你了,我要回家去。

    教练这无赖的个,那有可能让眼前的这美丽动人的感尤物就这么走了。扑了过去搂住小诗纤细的柳腰,柔情的像小诗陪罪说笑,使尽了浑身解数,说学逗唱,他那三吋不烂之舌把小诗哄的服服贴贴,不和他在拗脾气,但小诗这人向来得理不饶人,对教练呼唤来呼唤去,一下要他倒水一下又要他做什么整的他一个头两各大。

    小诗**裸趴卧在床翻阅着床头的杂志,教练看着她那玲珑有緻的身材,丰腴小巧的美臀,看的教练猛流口水胯下的虫又不安分的动了起来,教练敏捷的跳上床趴在小诗身上,半硬不软的在小诗浑圆俏挺的美臀上磨蹭,小诗娇斥骂道:死鬼你又再搞什么蛋

    教练吻着小诗白皙无瑕的玉颈,低声的在她耳边说:小诗我的好兄弟涨的难受极了。

    小诗一脸惊讶:不会吧你都了两次,还想要啊。

    只见教练:嘿嘿笑两声,油亮亮的头不知何时竟已顶进小诗那鲜嫩紧密的花瓣中,小诗柳眉微蹙垮着脸说:喂你怎么这样教练屁股一挺,把肥的全没入小诗黏腻紧窄的嫩中,小诗娇啼:啊等等你还没啊带套

    昨夜惨遭教练蹂躏一晚的小诗,起床时那阵阵的痠痛令她直呼吃不消,小诗揉揉迷矇的双眼,有个模糊的的人影光着屁股站在自己眼前,吓的她惊声尖叫,拉着薄被遮在前,深怕自己浑圆饱满的美春光外泄:啊你是谁

    只见那人说:姐姐我想尿尿小诗仔细一瞧原来就是教练那白痴弟弟小光,小诗赏了小光一个白眼口气不悦的说:靠要尿尿不会去厕所,跟我讲有什么用。

    小光哭丧脸的说:人家尿不出来。

    小诗瞄了一下小光的胯下,眼前景象真的只能以惊为天人来形容,小诗嘴张的大大的一脸惊讶的模样,小光大傢伙实在让小诗吓了一跳,又又长的,大头红红亮亮的,翘的直挺挺的,最起码也有20公分长吧,小光满脸委曲:姐姐人家好难过呦,尿不出来。

    小诗心想这傻瓜真是笨的彻底,勃起成这样尿地出来才有鬼,小光见小诗不里睬他任坐在地上大吵大闹,小诗被他烦得心烦意乱,板起脸孔:好了别吵了

    小光被小诗这么一吼,哭的更是大声,小诗这下更是心慌意乱,裹着棉被哄着他说:乖不要哭嘛没想到小光对於小诗的哄骗完全不为所动,还一直吵说要:尿尿小诗心想看来不帮小光解决:尿尿这问题他是不会罢休的,小诗伸出细嫩的小手握住小光那黝黑壮的大缓缓的套弄,边抚着小光的头说:乖等会就舒服了。

    美妙的快感让小光露出欢愉的神情,小诗心想这傢伙耐力还真是惊人,都弄了大半天了她还不,小诗仔细的端详他一番,只见小光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结果居然是个傻子还真是可惜ㄚ。

    唉如果他不是个傻子,凭他的长相和这跟大子,要不知迷死多少女孩。小诗的手是酸的要命,但她怕髒不敢用嘴帮他,但小光实在是太持久了,耐力十足,无论小诗怎么弄他就是不,小诗沮丧的瘫在床上,被小诗这么一弄小光又更想:尿尿了,小光爬了上床,压上小诗身上扭来扭去、磨蹭来磨蹭,吵着要小诗帮他想办法。

    找洞钻是男人的天,就算是傻子也不列外,小光横冲直撞得乱闯谁知竟一桿进洞,小诗悲鸣的哀号大叫:啊你搞什么鬼

    靠又不是杀猪,叫这么悽惨,原来小光胡乱捅一通,竟将他那的吓死人的,挤进小诗还未经人事的小菊花,小诗痛的歇斯底里的大喊:啊痛快拔出来

    小光硬挺的穿梭在小诗狭窄的小菊花,紧紧被缩压包含着,毕竟小光还事生手,没两下便在她的屁股里面,在小光喷洒的一煞那间,真感到此生从未经历过的无比快感,小光就像或的纾解般瘫躺在小诗的身上,小诗气的踹了她一脚,将它给踢下床,谁知小光这傢伙竟尿起尿来,胡乱喷一通,小诗被喷洒的满身都是,小诗崩溃的大叫:啊这是什么情形

    小诗在教练家盥洗完,又毒打了小光一顿才甘心的离去,小诗的菊洞让他的一连三天都没去上课,她妈还以为她得的痔疮直说要带她去看医生,让小诗觉得又好气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