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壮阳圣品(2)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糖糖纤细滑嫩的美频频挤压冲击,舒畅的美感让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阿州心中暗想平常这时候早就不行了,难不成这药真的这么有用,糖糖不停的**揉搓滑动,阿州还是不缴械,糖糖白皙细緻的美早已泛起一片嫣红,糖糖感到十分无奈,软绵绵的瘫躺阿州怀里,娇嗔的说:讨厌啦人家手好酸ㄛ

    阿州贼呼呼的说:那换我来帮你

    糖糖吐吐舌头灿烂的笑着:不要要自己来。

    糖糖把阿州推倒在床上,缓缓的褪下那件黑色感的蕾丝小裤裤,动作极尽撩人挑逗,糖糖把小裤裤抛给了ㄚ州,跨坐在他身上糖糖的小巧圆润的美臀,不停的一前一后的磨蹭着阿州壮的,弄得阿洲心痒痒的,糖糖见阿州一脸猴急的模样:怎样受不了ㄚ

    阿洲这下可忍不住了,化主动为被动,坐起身来扶着糖糖的纤腰,顶着她诱人的小裂缝,阿州大的沾满了糖糖下身流出的粘稠黏,糖糖水嫩的美早已湿濡滑一片,阿州顺利地用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脣,微一用力,头已分开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脣,突来的快感让糖糖娇躯一软,忘情的一坐,大的硕大浑圆的头瞬间挤进湿濡火热的娇滑脣,直抵花心。

    嗯糖糖秀眉一皱,一阵娇羞地轻啼,阿州不要命似地狂抽不止,糖糖被得花心乱颤,下体阵阵麻烫,糖糖饱满浑圆的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晃动哦嗯她闭上眼,曼妙的娇躯微微后倾,急促的呼吸着,口中只发出微小的喔喔声,嫩内的软璧紧箍着。

    阿州兴奋的捧着糖糖高耸娇挺的美,用拇指和食指又搓、又捏,把那两粒美丽的椒都揉成粉紫色的珍珠。当糖糖正陶醉在飘飘欲仙的爱快感时,却发现窗帘露了一个大敞口,一想到自己一早的糗态,急的惊呼地叫着:啊老公窗帘没拉好阿州这时正在兴头,正卯足上全力冲锋,糖糖只能无助地继续嚷着:哦等等等停快停被人见到多啊羞人

    糖糖儿口是缩得既小又绷,全身不停的颤抖着,一头褐色秀发四散摆动,糖糖咬紧牙关地哼着:我啊不不行了嫩的软就像抽蓄般紧紧的压迫着阿州的大,这让阿州的抽送时快感连连,小骚水不停的流出大进出时:渍渍的声响。

    糖糖娇媚地呻吟,又没几下,糖糖双腿直抖,温热的浪水涌泉而出,曼妙玲珑的娇躯软绵绵的躺在阿州膛上,阿州轻抚着糖糖的秀发看,她这样娇媚动人的模样,忍不住低头亲吻她的秀丽的脸蛋,糖糖脸上漫起满足的笑容,阿州对自己这次的表现满意极,心想这药还真是有用,虽然贵了点还真是值得,看来改天真该专门拜访老闆谢谢他。

    糖糖慵懒的伏趴在阿州身上,温柔的搂抱着他,幽幽地说:老公,你今天好哦

    阿洲听了是得意极了,现在他可是欲火焚身,听了糖糖的讚美,更是跃跃欲试,阿州指了指他那雄壮大的她微微低着头,糖糖一头亮丽的秀发斜挂在她泛起一丝红霞的鹅蛋脸侧,感唇角却透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我知道但也让人先关各窗帘吗。

    阿州猴急的说:人家等不及了

    一边说着一边扭腰摆臀,糖糖神情迷醉:别乱动啦这么猴急干麻,还怕人家跑掉不成ㄚ。

    糖糖很快的把窗帘给拉好,阿州看着她那纤美动人的无遐背影,裙摆下那双浑圆雪白修长的匀称美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动,胯下硬挺的大本能的抵紧了她的嫩白的股沟,糖糖贴在我颈侧如凝脂般的脸颊微微泛红:讨厌你怎么这么猴急啦

    头敏感的冠与她湿滑细嫩花瓣前后廝磨的快感,让阿州全身的汗毛孔好像都张开了,一手扶着硬得火热的大头拨开她湿滑无比的花瓣,屁股用力往前一顶:滋一声,大的头已经撑开她柔嫩的花瓣,藉着嫩削争充满的蜜汁的润滑,壮又在次入了她的窄小的美中,被她小内一圈圈的嫩箍得紧密。

    糖糖眼神变得如梦似幻,姣好的脸蛋赤红如火,雪白圆润的臀部想往后顶迎合阿州那紧在她紧小美中的大,娇躯轻微的颤抖着,阿州扶在她纤纤细緻柳腰上的手,感觉到她白皙圆润的美臀肌肤突然绷紧,她湿滑柔软的道壁像小嘴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吮着他的,那被糖糖嫩紧紧包住的加快速度挺动,她臀部不停的向后挺耸迎合着阿州的抽,丝丝的由裂缝中流了出来。

    糖糖神情陶醉,小嘴哼着:嗯啊快不行啊阿州抱紧她弹十足的俏臀,加速的在她粉嫩湿滑又紧小的美中抽,突然她层层嫩的道壁痉挛似的紧缩,子深处的花蕊喷出了一股热流,直冲头而来。

    糖糖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抽筋似的不停颤抖着,这夜里纵然清凉,俩人仍旧满身大汗,他们搂着温存了一会儿,阿州犹如气力放尽一不小心坐倒在床上,害糖糖也慌倾了一下,两人累的倒卧在床频频的喘息,糖糖体力稍稍恢复后,见阿州那壮的还翘挺挺的,无奈的说:人家都累翻了,你还不出来

    阿州笑的摇摇头:我也没办法ㄚ

    糖糖躲进阿州的怀里,脸上又泛起红晕,娇艳欲滴问说:你这样会会很痛苦ㄚ

    阿州回答说:有点啦你累了就别勉强,等等我去厕所自己解决就好。

    阿州这几句话激起了糖糖的母爱,他起身嘟着嘴说:这怎么可以我可是你女朋友呢,怎么可以让你自己解决。

    糖糖心里可打定了主意,说什么也要为阿州解决它的需求,糖糖跨在阿洲的身上,扶着他厚实的手臂,蹲到上头,将头扶正对准,轻轻的摆动美臀,先吞下头,套了几套觉得滑顺之后,才深深缓缓的一坐,才将整都收纳进到粉嫩湿滑又紧小的美里头去,忘情的扭腰摆臀,畅快的美感简直是让阿州爽上了天,今日的表现他自己可是满意极了,但这下可苦了糖糖,她喘吁吁的问说:怎样如何啊来了

    这一夜里糖糖又不知历经了多少次的**,只能以疲力尽来形容,起床时还感到一阵腰酸背痛,直呼说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几天来他们两人总是黏在一起,恩恩爱爱的真是羨煞旁人,看的我更是恨的牙痒痒,这天下午他们都没课又相约一起去唱歌。近来台北的天气变的十分炎热,糖糖的穿着也就比较轻便凉爽,今天就只穿件桃红色的v领背心和一件低腰的牛仔裙,到了ktv一进入包厢,阿洲就先点一些点心和饮料,而糖糖则蹲在点歌机旁翻着唱本看要点些什么歌曲,糖糖转头问说:老公你来啦看你要唱什么歌。

    阿洲过去把糖糖抱了起来让她坐在她的大腿上:随便啦我都可以。糖糖秀气的小脸撇到一旁嘴嘟囔的说:你怎么这样都不帮人家出点意见。

    高耸饱满的部挺的高高的,看的阿州不禁嚥了一口水心痒难耐,她的双手不规距揉着糖糖那娇挺丰满的美,陪笑说:好老婆我知道错了啦,来我们一起选。

    糖糖娇笑说:啊讨厌啦你怎么又来了。虽然糖糖直呼说讨厌也没见他有什么抗拒,任凭阿州随意在她的娇躯上游走。糖糖小脸色红润的呼吸带有些短促:老公你看这首怎么样

    阿州敷衍的说:不错ㄚ就这首

    在糖糖按键时,阿州就迫不及待的将手伸入糖糖裙子里面,边选歌,边抚她浑圆白嫩光滑的美腿,糖糖靠在阿州身上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接索求的爱吻,那一对本就娇挺丰满的美也就更加向上翘挺,阿州将嘴轻轻的贴上了她柔腻的嫩唇,阿州如灵舌般的舌功,在糖糖小嘴中与她的嫩舌交缠搅和,一时间如天雷勾动地火般两人完全陶醉在湿热激情的蜜吻之中。

    糖糖的欲火就像被撩拨的无法遏抑,将她的裙子掀起来,分开她细长匀称美腿,跨坐在阿州身上放浪的磨蹭摆动,阿州一边搓揉着她饱满娇挺的房,一边称讚说:老婆你的房真美,又大又柔软,的我好过瘾。

    糖糖听了开心极了,情纯秀丽的脸蛋浮现迷人的微笑,纤细的小手勾着阿州的颈椎:傻瓜你现在才知道ㄛ。

    两人炙热的欲火正熊熊的燃烧,阿州兴奋的掀起糖糖的上衣,糖糖雪白而高宠起伏的酥裸露在他面前,粉色系的感蕾丝的肩罩看起来更添感,上头佈满小缀花,蕾丝的罩杯只能罩住她半个部,双之间深陷的沟看起来更是诱人,阿州厚的手掌还不能整各握满她那饱满娇挺的房,糖糖那细嫩无暇的双峰是又大又圆,搓弄起来真是爽得要命。

    阿州猴急的把糖糖的粉色系的蕾丝罩,顺势往上一推,她那白皙圆润的美骄傲地耸立着,粉红的尖半挺半软的嵌在小巧的晕之中,眼前的美景让阿州忍不注的嚥了口水,阿州二话不说一口就将糖糖左侧的珠含进嘴里像小宝宝一样大肆吸啜,糖糖细腻而富有弹美臀在我腿上左摆右晃磨蹭着,裤裆里的被磨的难受极了,稍稍抱起糖糖挪各好位子,才将裆里胯间的**胀得隐隐生疼给掏了出来。

    阿州熟练的剥开糖糖感蕾丝小裤裤,阿州的手指已经被糖糖那嫩红花瓣中流出的蜜汁沾湿了,阿州猴急把他那个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头触糖糖细嫩的花瓣,大头趁着她嫩中流出的又滑又腻的蜜汁,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裂缝往里挺进。

    这一霎那,阿州感受到肿胀的大头被一层柔嫩的软紧密的包夹住,收缩吸吮着阿州大头上的冠,当阿州硕大壮的套进柔佳娇小的小口时,糖糖不竟柔柔的娇啼、轻轻地呻吟起来:啊啊嗯一大的充实地紧胀着她的嫩,一脸羞涩地娇啼婉转:啊啊嗯啊你啊啊

    阿州开始在她娇小嫩内的紧窄玉壁间抽起来,糖糖羞红着脸,娇羞地配合着阿州的抽顶动,糖糖秀丽清纯的脸庞白里透红,娇羞无限,香汗淋漓,娇喘籲籲:哦啊好好深啊嗯嗯阿州感觉到他那肿胀的被一层柔嫩的圈紧密的包夹住,这种痛快的美感真是难以形容。

    阿州兴奋搓揉着糖糖那对高耸娇挺的美,努力顶送推按,糖糖那光滑细緻的雪臀,频频耸挺。狠狠地耸动,大的在嫩里横冲直撞,抽送得让糖糖软瘫下来,伏在他身上只有咻咻喘气的份,娇吟声此起彼落:唉唉好哥我啊轻轻点啊啊

    这时有人开门进来了他们都还浑然不知,只见有名服务生一边头问说:请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她见如此搧晴耸动的画面依时间也呆住,糖糖停到有声音,下意识抬起头看看,却见到一那名服务生站在门外,吓的花容失色尖声大叫,阿洲也是一惊同时他也瞧见了那名服务:你站在那干嘛还不快出去。

    听到阿州的叫骂他才会过神来:是是我马上出去。

    只见他临走前还不忘多瞧一下里头的春光,两人遇到这种糗事也没有那种心情再做下去了。

    糖糖不断娇斥骂怪罪阿州:都你啦害人这么糗,等会遇到多羞人ㄚ。

    阿洲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明明是糖糖自己也想要,还把罪全怪在我头,我哪里想的到会发生这种事ㄚ,糖糖整理了一下服容看看没有什么大问题:老公我去洗手间,你等我一下。

    糖糖想想这么跩怎能都怪阿州,刚刚还对他这么凶,等会而一定要跟他赔罪一下才行,糖糖低着头一不注意就和人撞个正着,刚刚遇到那种倒楣,糖糖满腔的怒火正愁无处发泄,俏脸一抬便骂道:要死啦走路是不长眼睛的ㄚ。

    这人心想明明是你撞我的ㄚ,还这么凶正要出言驳斥时,却觉眼前这美人

    倒贴ok?无弹窗

    还真有点眼熟,那人问说:你是不是阿州的女友ㄚ好像是叫糖糖

    糖糖心想这是谁ㄚ对他还真没啥印象:你是

    那人说道:我叫小虎ㄚ,上次还有去参加。

    那天实在是挺混乱,隐约记得好像有这人但印象不深,糖糖礼貌的跟他聊了两句,还跟讲他说阿州在哪各包厢。

    进了洗手间糖糖拿着用面纸擦拭着蜜汁淋漓的私处,鲜柔的面纸在嫩花瓣上头的快感,令她心里又乱了起来,清纯秀气的脸庞透露出一丝莫名的迷茫失落。

    糖糖弓腰低头在镜子前面整理衣服,瞧瞧轻抚自己细緻的脸蛋,拨弄着柔顺的秀发,又整理了一下服容才步出了洗手间,回到包厢里头只见那各叫阿虎的坐在里头,而阿洲却不知跑哪去了,糖糖柔声的问说:阿虎阿州去哪了你知道吗

    阿虎说:阿州说他要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要你在这等一下。

    糖糖点点了头,坐在一旁离那阿虎远远的,歪着她那纤秀清纯的脸蛋,阿虎频频的向他示好,糖糖却总是冷淡以对,一连让阿虎碰了好几个软钉子,糖糖的个比较属於外冷内热,知道她的为人那就还好,但遇不熟或不认识的人还以为高傲冷酷,没想到这阿虎碰了好几个软钉子后居然还不怕死,还不时找话题和糖糖哈拉,尤其是阿虎讲起了阿州高中时的糗事,糖糖听了都快翻了腰,直说等会阿州回来时要好好糗他。

    糖糖等久了感到有点无聊便和阿虎唱起歌来,姐姐拿着麦克风唱着王菲的将爱:废墟上的鹰、盘旋寻找残羹,夜空中的灵、注视游魂背影。忽然一阵钟声、穿透黑鸦鸦的寂静,歌颂这壮烈、还是嘲笑这神圣。

    阿虎坐在一旁静静看着糖糖唱着歌,眼前这绝色的美人,清纯秀气的脸蛋,一双清澈无暇的大眼睛、挺直的秀挺的瑶鼻,秀丽绝俗的桃腮,和一张弧线优美的柔唇,配上她那白皙细嫩的肌肤,尤其是那玲珑有緻、婀娜多姿的身段,还有她那让人血脉喷张饱满娇挺的上围,更是令人为之目眩神迷、心驰神醉。

    糖糖唱完后只见阿虎猛拍手,讚叹她的声音犹如如天籁之音,糖糖娇嫩的脸蛋微微泛红,谦虚的说:哪有我唱的还好而已啦。

    而阿虎的手也不知何时搂在她的腰上,阿虎问说:糖糖你刚碰到我时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ㄚ手也不安分的四处游移。

    糖糖最痛恨人毛手毛脚了,不高兴的说:喂你给我放尊重点。

    阿虎嘻皮笑脸的说:干嘛这么凶

    他非但没住手反而变本加厉把糖糖搂进怀中,糖糖愤怒的说:你干什么给我放手。

    阿虎奸笑的说:糖糖你怎么这么快就把我忘了,那晚我可是让你好很**。

    听他这么说糖糖随即想起那晚发生的事,瞪大了双眼,双颊发红,并且用手遮住了自己张大的嘴巴表示不敢相信,阿虎见糖糖一直挣扎直接俯身将她压制在身下:小美人想起来了ㄛ。

    糖糖挣扎叫嚣:你是阿州的朋友,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等会阿州回来了你就死定了。

    阿虎笑着说:那个呆头鹅我随口胡诌两句,他就信以为真的以为你已走了。

    糖糖这时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它设的局,糖糖脸色冷峻:你到底想怎样

    阿虎大笑两声:实在是因为你长得太美了自从上次我们做过以后我就一直想着你。

    糖糖气忿地骂道:你不要脸阿虎双手一摊:我本来就是ㄚ。

    糖糖奋力的挣扎,两条玉臂不停的挥舞,纤嫩的小手大力的捶着阿虎的头脸肩,这种小铁拳式的捶打在阿虎来说无疑等於是搔痒,糖糖感到口一阵寒意袭来,自己的v领背心连带着感的蕾丝罩都已经被他拉到口上面,阿虎眼睛眨也不眨地欣赏糖糖那高耸饱满的美,及那淡淡粉色花蕾般的娇,阿虎惊叹的说:哇糖糖你的真大真美。

    糖糖斥责的说:你下流二话不说一低头便开始吸舔糖糖高耸圆润得美,糖糖挣扎着想逃开他,无奈糖糖微弱的力量本撼动不了他,结果反而去更激起了他的**,阿虎起身脱飞快的褪下牛仔裤,掏出已经一柱擎天的短的,糖糖趁隙想逃,但无奈的阿虎手脚实在是太敏捷了,没两下又被他给制伏了,阿虎暴的撩起糖糖的短裙,把它给拉到她的纤腰上,阿虎低下腰要来脱糖糖的小裤裤裤,糖糖着急的紧提着裤头,频频扭动娇躯闪躲。

    阿虎猴急的想把糖糖的小裤裤给扯下,双眼涨红,暴扯着娇嫩的玉臂蛮横把糖糖翻过身来,糖糖秀眉一皱,一阵娇喊,美眸含泪:啊痛阿虎俯下身舔着糖糖白皙的玉颈猥亵的说:宝贝对不起,弄痛你了,等会就让你舒服。

    他轻易地将糖糖的小裤裤拉褪至雪白的屁股下,露出她那浑圆翘挺的美臀,一道粉嫩焉红的花瓣若隐若现,看得他兴奋的直嚥口水,阿虎双手着扶糖糖纤细柔滑的柳腰,硬的大头对准糖糖湿滑无比的花瓣。

    糖糖哀嚎的喊叫:不要你快住手

    阿虎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欲,短的如直捣黄龙般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阿虎感觉到他那肿胀的头被一层柔嫩的圈紧密的包夹住:哦

    秀眉紧骤,双眼微闭,呻吟中带着痛苦的感觉,糖糖只恨自己一时的大意,竟被这男人乘虚而入。

    糖糖说什么也不想屈服於他,美眸泛着泪光,咬紧牙关的无声对抗,阿虎双手揉着糖糖饱满娇挺的美,喘息的说:哦宝贝你夹的我好爽ㄚ糖糖气愤的斥责说:你下流

    阿虎:嘿嘿笑两声,短的暴更是狂进猛出,之前糖糖和阿州作到一半就被人给打断,这时还火热的很,而又被阿虎这么一撩拨更是欲火焚身,糖糖说什么也不要让阿虎觉得是浪荡的女孩,一直要压抑那恼人的感觉,无奈却是越忍越难受。一股股湿濡粘滑的,舒适柔软的沙发被她的爱水浸湿了一大片,阿虎感到嫩里的软不停的蠕动收缩、阵阵颤抖,更是加足火力猛攻,糖糖终究还是忍不住:啊啊

    糖糖嫩就是一阵湿热,出了一股滚烫的又粘又稠、又滑又腻的,阿虎一脸得意把糖糖给翻转了过来,阿虎俯下身亲吻着糖糖,不时在她耳边说些污言秽语:宝贝还装什么贞洁烈女ㄚ,还不是被我给搞到**。

    对於阿虎的污言秽语,糖糖感到万分难堪和羞愧,但却又无法反驳,白皙娇嫩的脸蛋露出一脸的无奈,阿虎感到柔嫩的壁一**强烈的收缩蠕动,夹得他短的快感连连,阿虎压抑不住内心的欲疯狂猛烈的抽动,糖糖少女般的嫩一阵阵痉挛、收缩、紧夹、吮吸,又加上糖糖那天生异常紧狭娇小的道软壁,火热的粘膜嫩紧紧缠绕在阿虎段的。

    这种美妙难言的快感,是阿虎这一生从未体会,嫩里的软不停的蠕动收缩、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缩,头膨胀得异常肥阵阵酸麻,阿虎虚喘连连:啊来了来了

    糖糖着急赶紧出声制止:不行你快拔出来呀不要在里面,会怀孕的快拔都到这关头了,阿虎哪还忍的住、管的了这么多,狠狠一顶,搂着糖糖纤细柔滑的柳腰,狂风暴雨似的死命的抽,一阵冷颤,头猛涨关一松,大股大股的疾喷而出。

    阿虎嘻皮笑脸的搂着糖糖的香肩,轻抚着糖糖细緻的脸庞:宝贝怎样,爽不爽ㄚ要不要跟阿州分了跟我在一起

    糖糖气愤的甩开了她的手,反手就是一巴掌:你这狗东西,不要脸谁要跟你在一起。

    谁知阿虎反应更快,反手就是一抓,他无赖的说:我就是喜欢你这呛辣的个。阿虎抓着糖糖细嫩的小手去碰触他那噁心的:宝贝你看我又硬了。

    糖糖吼叫的说:噁心你快给我滚

    阿虎使劲的把糖糖给推倒在沙发上,贼笑的说:有你这美人陪我,我哪舍得滚。

    阿虎食髓知味又想在来次霸王硬上,他一把抱紧了糖糖,污秽的嘴封住了她薄俏的樱唇,糖糖使命挣扎叫喊:放开我你不要脸放开我唔

    糖糖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次和他发生关系,修长的美腿不停的踢动,扭动娇躯死命挣扎,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叫骂声,隐隐约约的听见:各位大哥我不是说过了嘛,里面有人。

    接着又听见另外有人说:你唬谁ㄚ就算有你也给我清场。

    阿虎视这间店的店长,他早就交代过任何人都不准进来这间房间,因此阿虎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胡作非为,忽然:碰一声门被人一脚给踢开,阿虎和糖糖都是一惊,只见门外站了满满的人各各凶神恶煞,眼前的美景顿时讚叹声连连:哇那女的好辣对啊真想跟他搞一。

    阿虎吓的连忙起身穿着裤子边骂说:小高你在搞什么部是说不要让人进来的ㄚ,还不叫他们滚出去。

    而糖糖则瑟缩在一旁拉着衣服遮掩着**的娇躯,那群人一听到阿虎叫他们滚出去,各各凶狠狠的呛声更有人作势挥拳要打:王八蛋你想死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ㄚ。

    阿虎见他们人多势众连忙陪罪:各位大哥对不起,小弟刚刚只是一时冲动,你们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一翻见识。

    这时有人说:要我们放过你哪有这么简单,除非阿虎见他们各各凶神恶煞,吓的跪在地上求饶说:要不然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一名穿红衣的男子提高腔调说:那马子还挺正的,不如让我们兄弟们爽一下,我们心情一好说不定就放过你。

    糖糖听他们说完一脸惊慌失措,不知该怎么办,谁知阿虎竟如此胆小怕事:这有什么问题

    过去一把抓住糖糖鲜嫩的小手,将她推到那名红衣人的身边,那男的见阿阿虎如此爽快还吓了一跳当场愣在那,糖糖趁机挣脱了他躲在一旁吓的直发抖,阿虎问说:那各位大哥我可以走了吧。

    忽然人群后头飞来了一脚,狠狠的踹在阿虎的肚子上:走你妈你把女人当什么。

    阿虎痛的跪在哀嚎,那人走到糖糖身旁酷酷的说:小姐你可以走了。

    糖糖抬起头看看他一脸怀疑的模样,那人一见到糖糖一脸惊讶:你不是糖糖嘛,你怎么会跟他

    原来这男的就是我的死党小豪,糖糖仔细一看也认出了他,哭诉的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刚刚想强暴我,好险你来了才没让他的逞。

    小豪一听大为火大,又是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身旁的人见老大动手了,也跟着一拥而上,而小豪的女友玟玟搂着糖糖,安慰她说:好好乖别哭了

    小豪气愤的说:玟你先送糖糖回家好了,我们还要办点是。

    玟玟先带糖糖到洗手间盥洗一下,才送她回家,途中他们两聊了很,十分投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玟玟临走前糖糖还交代她说不要将这件是告诉我,因为他怕我担心玟玟点点头表示答应了,糖糖回家后先沖各澡洗去一身黏腻不堪的感觉,才去药房买颗事后的避孕丸回来吃,糖糖最近的经期不是很准,而且今天又是危险期,内心不禁害怕起来,深怕一各不小心就怀孕,糖糖后来想想还是拨出一天的时间,去看看医生比较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