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生日宴会(1)

好色男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当当吼终於下课了,我揉揉还未睡醒的双眼,擦去沾到上衣的口水,ㄚ力和石头敲打着我的头说:还睡你一天到底是要睡几小时ㄚ

    我伸伸懒腰说:我也不知道呢

    说真的我真的挺会去睡得,一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睡梦中,唉真糟糕,石头说:走啦该回家换衣服了,等等还要去参加阿州的庆生会呢。

    石头不讲我还差点忘记了呢,明天是阿州的生日,因此大夥说今晚要帮他办各庆生会,我恍惚地说:等等喔我收拾一下书包。

    ㄚ力很狠的敲了我头一下,瞪大双眼说:你傻了喔你从来都布带书包的ㄚ。

    耶好像是ㄛ,石头、ㄚ力实在是受不了我了,我都还没站稳脚就被他们两各给架的走了。

    一回到宿舍,我们先是盥洗一番,上上网、看看电视打发空闲时间,我们看看时间差不多,我和阿力共乘一辆车,而石头则自己骑一台,ㄚ州则一早就去载糖糖,一想到这里我心就好痛,ㄚ州七早八早就去糖糖的宿舍,他们两该不会在宿舍缠绵卿卿我我的,接着就啊我实在是不敢想像ㄚ,当想到他们在亲热的画面,我的心就像被撕裂一样的疼痛,但我又能什么样呢,跟阿州摊牌吗

    我实在没有那个勇气,心痛就让他心痛吧,谁叫我只是糖糖的地下情人,而阿州才是他的正牌男友呢,唉算了啦,越想只会越痛心而已。小诗一听说我们要替阿洲办生日会,囔着说她也要去,但这笨女人又是个路痴,所以啦我们还得要去载她,才刚到他家楼下就见到一位打扮感时髦的辣妹,只见她穿着一件裸露香肩的粉蓝色的多层次针织衫,搭配着一件咖啡色的迷女短裙和一双长筒马靴,哇靠仔细衣看那位穿着火辣的美人不就是小诗。

    我们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哇好美ㄛ只见小诗双手叉腰,挺着膛得意地说:那是当然的啰现在才知道ㄚ。

    我们三人不和默契变的这么好了,居然都同时说:哇好大ㄛ小诗双手抱弯着腰不屑地说:啊你们这群色狼。

    我们三人笑着说:你现在才知道ㄚ。

    ㄚ力张牙舞爪地说:嘿嘿看我们三兄弟如何疼爱你一番。

    见阿力那神情简直让我和石头笑翻了腰,小诗拿包包甩打着阿力:还玩都快迟到了啦

    小诗见我没骑车囔着说:小凯你骑石头的车啦,人家要给你载啦。

    石头一开始就说好要载糖糖的,这时候我哪敢跟石头换车ㄚ,我可不想回宿舍又听他碎碎念,经过我的循循善诱,苦口婆心的劝导下,小诗最后还是乖乖的上了石头的车。石头不知是哪筋坏了一路狂飙,吓的小诗将石头抱的紧紧的,小诗那充满弹粉嫩的双紧紧的在贴在石头背上,这下可爽死他了。

    途中刚好遇到一个红灯停下来,小诗拿着包包很狠的敲了石头的头一下愤慨地说:要死啦骑这么快做啥ㄚ。

    石头自然垂落左手,放在小诗白皙的**上轻轻的爱抚着,他两手一摊无辜地说:赶时间ㄚ。

    小诗说:你唬谁ㄚ

    石头不理他继续爱抚着小诗白皙细致的**,小诗用力的扭转石头手:你够了没ㄚ给你三分颜色就开起染房了ㄚ。居敢吃老娘豆腐。

    石头着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这样哪算吃豆腐啦

    小诗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的大大说:要不然怎样才算

    石头出奇不意朝小诗那双丰满的房去,贼兮兮的笑说:起码要这样才算

    小诗:啊的尖叫一声,双手抱,深怕石头又突袭她。石头调侃说:真是弹十足ㄚ小诗高举得右手作势要ㄅㄚ石头,这回石头可学乖了油门及催,小诗一各重心不稳连忙又紧紧抱住了石头,一路上就见他们两在那打打闹闹。

    我们将车停好,小诗好心地拨拨我散乱的头发,顺势的我挽的手,她那丰满弹十足的双不时轻靠的我的臂弯,弄得我心又痒痒的了,真想找各地方干她个一,石头见我们这么亲热,硬是要跑过来凑乐闹,他也挽着小诗的手,小诗不耐烦地说:你干麻放手啦

    石头硬是不放还使命抓的紧紧的,怎么甩也甩不掉,小诗碰到这么会缠人的缠人实在是哭笑不得,我和阿力笑的都合不拢嘴了,只见远远有一群人像我们招手,仔细一看都是我们班,但唯独就是不见阿州和糖糖,我们一群人就在ktv门口打屁聊天,小林仔看看时间说:我们要不要先进去ㄚ

    我们想想也好要不然在这么乾等也不是办法,我们唱了好伊阵子,而直到10点半多,阿州才和糖糖一起进入包厢,但比较令我意外的没想到小苹也来了,一想到上回趁小苹喝醉偷搞了她,心里就不禁:砰砰跳着,深怕那天自己干的坏事让她给发现。

    阿州你搞啥这么晚来ㄚ力笑着说。

    阿州和气地说:对不起啦有事耽搁了。

    石头呛说:怎能对不起就算了,先喝各三杯在说。

    阿州豪气地说:那有啥问题

    顿时包厢间的气奋high到最高点。糖糖今天穿灰蓝色苏格兰斜纹衬衫,和一件雪白色的细网纱裙,糖糖部的确够丰满把衬衫撑的鼓鼓的,看起来既感又大方,而小苹则穿着一件,纯白色洞洞露肩针织里头搭配着一件黑色的小可爱,和一件花纹苹果绿色蕾丝边a字裙,真是抚媚诱人ㄚ,小苹和糖糖姣好的面貌和身材更令在场的男士垂延三尺,只见糖糖挽着阿州的手,和他深情的对唱的情歌,看到这一目心里还真不是滋味ㄚ,小苹坐到我的身旁俏皮地对我吐个鬼脸在我耳边轻声说:吃醋ㄚ

    我一副无所谓地说:我哪有ㄚ你别乱讲。

    小苹喝喝的笑着说:还说没有你说你那是什么表情嘛

    我:哼了一声不理她,小苹又哈哈的笑着。

    小苹又在耳边悄悄说:想知道会什么我们这么晚来吗

    听到这句话我眼睛为之一亮像哈巴狗似地狂点头地:想ㄚ想ㄚ

    小苹骄傲地说:叫声姊姊来听听。

    我皱着眉,拉着小苹的手臂狂摇:我的好姊姊,你就快说嘛别再逗我了吗。

    小苹说:你别摇我都快被你摇散了。

    我连忙住手乖乖的听她说,小苹说今天他下午没课,闲的无聊就跑去找糖糖想要她一起去逛街,谁之糖糖来开门时家里只见她衣衫不整头发散乱的模样,而且阿州也一各样,小苹心想我该不会打断了人家的好事吧心想还是快走为妙,以免大家都尴尬,但糖糖说什么也不让她走,硬拖着小苹陪她聊天逛街,结果逛的太晚才会这么晚到,听小苹说完我兴奋抱着小苹,感激他真是破坏得好,但阿州可就惨了憋了一天的欲火也没处宣泄。

    小诗坐到了我挽着我得手臂身旁嘟着嘴质问说:小凯他是谁你怎么跟他这么亲热。

    小苹也不甘是弱的问小诗说:那你又是他的谁

    小诗哼了一声说: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你又是谁ㄚ。

    小苹暧昧得笑着说:只不过是朋友而已吗,人家我可是他的女朋友呢。

    小苹揽我的脖子亲吻了我的脸颊一下,小苹一脸高傲的模样,对着小诗挤眉弄眼挑衅着她,小诗气急败坏的质问说:小凯这平女说的是真得嘛

    小苹一听那还受的了:臭女人大就了

    一女二三男事(**)最新章节

    不起ㄚ。

    眼看两各女人的战争就这么映生生爆发开来,我连忙打圆场说:你们别这样嘛这没什么好吵的啦。

    没想到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这不关你的事你少管。

    呜呜女人吵架还真是可怕ㄚ,论起吵架的功力还是伶牙俐齿的小苹比较占上风,毕竟小诗处在男生班,平时在班上男生奉承都来不及了,那可能跟他斗嘴嘛小诗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难缠的对手,自己竟然处处都处於下风,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艳丽的脸庞气到涨的粉红。

    糖糖往我们这边看看,心想小苹怎么好像在跟人吵架似地,糖糖走过来轻声的问我说:凯他们在吵啥ㄚ。

    我轻搂着糖糖的小蛮腰,趁大夥不注意偷了她的美一把,糖糖被我突如起来的举动,忍不住发出:啊一声,糖糖连忙摀住自己的小嘴深怕被别人听到,糖糖打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说:别搞怪被人看到那还的了。

    糖糖又问:他们在吵啥ㄚ

    我无奈地说:偶也不知道ㄚ

    糖糖心想让他们这样吵下去还得了,况且小苹的嘴:贱的程度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糖糖拉起小苹说:你吃饱太闲喔没事跑来跟人吵架。

    糖糖跟小诗连声说:对不起

    糖糖拉着小苹说:走啦跟我回去坐

    小苹好像跟小诗玩上瘾似的,临走前还逗弄着小诗:笨嘴笨舌的大妹,今天先饶了你,下回你可没这么好运气了。

    糖糖一听,连忙跟小诗道歉说:你不要将她说的话放在心上,他没恶意的啦。

    小苹临走前还跟小诗暧昧地说了一声:掰掰

    气的小诗都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小诗忿忿地说:那可恶的女人的是谁ㄚ

    我将小苹和我的关系简单地说了一下,只见小诗一脸狐疑的问说:那你跟糖糖又是什么关系ㄚ

    见小诗那神情,顿时我冒了一身冷汗,我镇定说:就普通朋友而以ㄚ。

    小诗说:你唬谁ㄚ我看过好几次你跟他亲热的走在一起。

    刚刚还在那边磨磨蹭蹭来去,当我没看到ㄚ。

    靠不会吧我还以为我跟糖糖的事,天衣无缝都没人知道咧,小诗逼问说:你最好从实招来,要不然就跟阿州讲,到时你就完蛋了。

    看来是到如今不跟小诗说是不行的了,但我要小诗保证绝对不能说出去,小诗点点了头,我於是将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的都说给了小诗听,小诗直骂我说:你这人真坏呢专门玩同学的女友。

    我着小诗纤细修长的**说:讲这样谁叫我老是晚人家一步吗。

    小诗说:唉呀还吃我豆腐ㄚ

    但也没见他小诗制止得动作,我也就不避讳的ㄎㄚv油,只见小诗语带恐吓地说:还等等我就把我们两的关系跟糖糖说到时你就完了。

    我连忙住手哀求着小诗千万别这么做,小诗嘻嘻的笑说:骗你的啦瞧你紧张的。

    让这女恶魔知道了这件事看来我往后的日子实在难过了。

    大夥唱的欢天喜地的好不快乐,每个人情绪简直都快high翻天了,吵杂的声音都快把屋顶给掀了起来,而糖糖则是去上洗手间,糖糖有点醉了,头有点昏沈沈扶着洗手台,将水珠扑满她俏丽的脸庞,沁凉畅快的感觉唤醒了全身的细胞,她拍拍自己美丽的脸庞,让自己比较清醒点。

    糖糖看看镜中的自己,轻抚自己细致的脸庞拨弄着即肩秀发,糖糖看着自己的完美的脸蛋,不禁得意地露出会心一笑,糖糖又整理了一下服容才步出了洗手间,才刚一踏出洗手间就和人撞个满怀,糖糖连忙跟人说:对不起

    只见那人暴的拉着糖糖前的衣襟恶狠狠地说:干你老母走路是不会看路的ㄛ。

    糖糖见自己的口受辱忿忿地说:你干嘛快放手。

    那名暴的壮汉也感觉到自己手中握着一团软绵绵起来十分舒服的软,壮汉仔细的端详糖糖发现她面貌姣好身材火辣,心中暗想怎能放过这到手这到手的美呢,糖糖挣扎着想摆脱壮汉的手,她喊着说:你快放手ㄛ要不然我要叫了

    只见那个人说:好好我这就放手你别紧张。

    谁知他才刚放手竟然又滑倒一手按在糖糖软绵绵的右上,糖糖推开了壮汉的手护着自己的美,糖糖不甘受辱骂道:不要脸

    一各巴掌就挥了过去,那人侧身闪过回手一抓,糖糖纤细的手腕背他牢牢的抓住,那名壮汉和邪的笑着说:火气干麻这么大我也只不过没站稳脚部而已ㄚ

    眼前这男人身材微胖、面目狰狞长的一脸坏人样,还理了一各大光头,看起来就像各混混,糖糖骂道:变态快放开我

    雪白的美腿又踢了过去,那人也不当一回事,狠狠地说: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变态。

    壮汉将糖糖拉进厕所,糖糖双手的手腕被壮汉用手紧紧地贴在墙上,动弹不得,他把嘴巴贴在糖糖的嘴唇,疯狂的乱吻,令人做恶的的舌头在糖糖小嘴中翻搅,糖糖死命挣扎着却拿他一点辄也没有。

    那人正解着糖糖衬衫的扣子,糖糖哽咽的哀求说:不要快住手那语带恐吓地说:小美人你可别乱动,衣服被我撕烂了我可不管了。

    糖糖听了也慌了,但总不可能呆呆的站在那任由他轻薄吧,但糖糖这一时的犹豫就够那男人轻而易举的解开两颗扣子,但糖糖部真的太丰满了,衬衫被房撑得鼓,才解了两颗,房就被挤了一半出来,糖糖今天穿的粉红色的蕾丝罩。上面布满花形状蕾丝,双之间深陷的沟看起来更是诱人。

    那人眼中布满了血丝,看来像是杀红了眼似的,他抓住糖糖感的罩,使出蛮力一扯,蕾丝罩罩应生生从中裂开,一分为二,两颗雪白的房立刻一览无遗呈现在他眼前。她两眼睁的大大的,喉头还发出口水吞咽声,眼睛眨也不眨地欣赏糖糖那白白嫩嫩的美,及淡淡粉红色,花蕾般的头。

    糖糖又气又急,奈何两人的力量实在相差太多了,不管怎么挣扎,还是挣脱不了那铁钳般的左手。糖糖不停尝试用腿踢他踹他,但彷佛蜻蜓撼柱,没踢几下就被他右腿这么一压,整个下半身动也不能再动一下。

    看着糖糖丰满而坚挺、又富弹的房,壮汉早已心神难耐,左手握着她的美,不断揉弄,一面低下头,把糖糖的整个右含在嘴中疯狂吸允,糖糖吓得脸色苍白皱眉头哀求着:求求你不要

    这男的都杀红了眼,哪可能轻易的停手,他糙的手伸进了糖糖的裙里,用力一扯:唰一声,丝质的小裤裤硬生生被撕裂成片。

    他撩起了糖糖的短裙,用手指头将糖糖已微微湿润的裂缝微微的拨开,粉红色壁的上缘还有一块突起的软,壮汉食指一抹,按到那小芽上面,揉动起来,糖糖咬着牙皱起眉头感觉到全身无比的灼热,口中也忍不住发出:嗯嗯叫声,那人中指一滑,没有阻碍顺利的进糖糖的小嫩里面对这么强烈的爱抚,糖糖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壮汉抽出了中指上头牵着一丝丝的,他拿到糖糖眼前露出一脸邪的笑容:你看看这是什么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