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 秋後算账

sam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韩沁雪坐在秦瑾煜的车子里,一手捂著肚子看著窗外,脸上的表情更是彩丰富,时不时露出猥琐的笑容,惹得秦瑾煜平凡注视,终於一个忍不住问道,“看什麽呢?笑的如此开心。”

    韩沁雪还是对著窗外露出猥琐的笑容,双眼放著狼光,嘴角都快列到耳後跟了,没有回答秦瑾煜的问题而是从包包里迅拿出手机,然後哢嚓哢嚓的按了几下,手捧著战利品‘嘿嘿’的邪笑了两声。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在回家的路上居然能碰上如此唯美的画面,回到家一定要将这照片到微博上,让那帮腐女羡慕死,哈哈……

    “拍到了什麽让你笑的如此‘开心’。”说完便抢走她手中的手机,翻看了一下刚才所拍到的内容忍不住黑线了,不就是两个男人手牵手的画面麽?也能让她笑成这样,更何况那俩男的还都没他帅,尤其是右边那个被牵的看上去还有些娘,跟他就不能比。

    “没什麽。”抿著嘴吧一脸不高兴的抢回手中的手机,然後一副晚娘脸的继续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什麽事没跟我交待清楚啊?”

    “有麽?我怎麽不知道。”

    “那就让我来提醒你一下好了,你那女硕士生……”

    “她怎麽了?”

    怎麽了?还跟她装蒜呢!韩沁雪将头转过来非常不爽的看著他,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一上来就问她姓甚名谁,还问她跟他是什麽关系。这说明了什麽?这就说明那女的跟他关系不简单,即使没有男女的暧昧关系那也肯定有那啥啥的关系,比如暗恋啥的,不要说她无理取闹、神经兮兮什麽的,她只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如果没事平白无故问那麽详细作何?更何况她跟她也不熟啊!

    为了她以後美好的生活,她一定要将有可能要生的事情全部扼死在腹中。

    “你多虑了,我跟她只是单纯的师生的关系,真的没什麽。”要说真有关系的那也只有身边的这位。

    通过後视镜偷偷的观察了他眼,见他不像说谎便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後又想到了什麽冷哼了声道,“你没这个意思并不代表她没这个意思啊,所以我还是要谨慎提防的。必要之时还是得动脑筋出去试探一下的。”当然了如果不见面那就更好了,但一想到那令人肝疼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师生关系她就郁闷啊!从面想到自家老公的桃花运这麽好,还没两天就给她惹出这麽一庄子事。

    听她这麽一说秦瑾煜乐了,笑道,“我在里心里就这麽重要啊!”

    “那是,我把你给啃了就得对你负责,自从把你啃了那天起你就注定是我的男人了,别人女人想要勾搭你别说门就连窗户也没有,如果是男的想要半弯你丑的直接踢走,帅的我给他介绍个小受,以表安慰他不小心受了创伤的幼小心灵。”

    听了她这番话之後他忍不住汗颜了,原来他在她心里就是个小白脸‘吃软饭’的,为了证明他不是吃软饭的小白脸他决定以後要好好修理她一顿了,让他知道他还是有能力‘养活’她的。还有後面那句别以为他听不懂,以後就等著被压吧,哼哼……

    於是两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开车回到家。

    一到家韩沁雪鞋一脱包一丢就躺在沙上面装死了,装死的同时还不忘吼一句,“啊,还是家里舒服啊!”

    话刚落秦瑾煜就栖身压下来了,韩沁雪双手抱满是防备的看著他,“你不能对我这样,我肚子还疼呢!”

    “别紧张,我不会对你怎麽样,只是想弄清楚一个问题。”说完将她拉起来,让她跨坐在他的身上,一手握住她的腰然後正视她的双眼,“我想知道那句我被半弯,丑的踹走帅的给他找个小受是什麽意思?”如果她敢说是字面上的意思的话他不介意将她後面那个洞也给开了。

    “呃……”韩沁雪嘴角抽了抽,冷汗从额头上流下,囧,为嘛这话他都能听的懂。

    作家的话:

    被坑去上班了,於是以後有时间更了……

    鲜网也挺坑爹的,进了好几次才进来……

    ☆、netbsp;傲娇受

    韩沁雪被他盯的冷汗直流,憨厚的挠著後脑勺开始睁著眼睛说瞎话了,“我有说过这句话麽?我怎麽不记得了?”反正她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也没有录音当证据,现在来找她算账了她大可以一赖雪白。

    “你真的没有说过这句话麽?”他继续盯著她看。

    冷汗不停的从额角流下,她被他盯的全身毛最後没有办法只得很蹩脚的转移了个话题,“中午就吃了一碗粥现在感觉有点饿了,晚上我们吃点什麽呀?”

    秦瑾煜无语的看著她,话说你转移话题还可以在明显一点麽?好在他没有在追究上一个话题而是随著她的问题往下思考,反正以後有的是时间,报仇也不急於这一时。

    “那你想吃什麽呢?”

    “不知道,反正坚决不吃粥了,吃那东西没两个小时就开始饿了,要不我们出去下馆子吧!”下馆子就表示她想宰某人一顿,好想念四川的小龙虾和麻辣火锅啊,想著口水不由自主的就流下来了,那表情看上去真的很二很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