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牙俐齿小姑娘5

苏小暖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凤舞盯着戴长老,一字一顿:“监狱外的人运用暴力将狱内关押的犯人救出来,犯人,听清楚了吗?犯人!”

    凤舞示意楚瞿将陈子云放出来。

    楚瞿虽然心里犯嘀咕,这位戴大人会不会打死他,但他还是最听凤舞话。

    所以他将陈子云扶着走出来。

    陈子云也是个老油条了,他一看眼前这架势,哪还有什么不懂的?

    原本只有五分伤,硬是被他演成了十五分。

    楚瞿才刚扶着他,他整个身子就往楚瞿身上滑去。

    楚瞿顿时大急:“陈队!陈队你怎样?陈队?!”

    陈子云双腿无力,整个人挂靠在楚瞿身上。

    楚瞿半抱半拖着将他弄出来。

    陈子云衣衫上有鞭子抽过的痕迹,鲜血淋漓,看的人触目惊心。

    但其实,他有凤舞之前给的皇级金乌丹,所以真要说有多严重,其实也没有,但他却将那种奄奄一息的画面演的淋漓尽致。

    凤舞看到陈子云这样,顿时胸口冲上一道怒火!

    戴大人此刻正盯着凤舞:“他从牢房里出来,难道还不是犯人?”

    凤舞简直被气笑:“从牢房里出来的就都是犯人?戴大人,您这位刑罚堂的堂主,看来还不如我聪明呢!”

    戴大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如果不是之前漠大人将他打伤了,他还真不会像现在这样好说话。

    他现在之所以压着怒火,是因为打不过。

    凤舞冷笑:“既然你说我们家陈子云是犯人,那很好,典狱长,你再给大家说说,什么叫犯人?”

    典狱长心中一慌,他下意识朝戴大人望去。

    戴大人瞪他:“说!”

    凤舞似笑非笑看着他们。

    还是太祖说的对,这个世道上,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凡是不讲理的,就一定不讲理,如果他讲理,那是被逼的不得已。

    现在戴大人就是被逼的不得已,才跟凤舞讲一点道理。

    典狱长不得不解释犯人这两个字:“触犯刑律而被依法判处刑罚、正在服刑的人……叫犯人。”

    凤舞气势汹汹:“很好,那请问我这位兄弟触犯哪条刑律了?被谁判处刑罚了?怎么就服刑了?还受到鞭笞刑罚了呢,谁干的?说!”

    典狱长内心抖了下,下意识望向不远处。

    那里,东方姑娘已经被诸宏宇抱走了,无人救他。

    戴大人盯着典狱长:“说啊!”

    典狱长头痛极了。

    这怎么说啊……

    这分明就是东方姑娘带来让关起来了,还让用刑具好生伺候的……这好做不好说啊。

    凤舞笑眯眯看着戴大人:“看来这刑罚堂有点意思啊,连个罪名都没有,随便抓人,随便用刑,这岂不是说,这刑罚堂里的人看谁不顺眼,逮住了随便就能弄死了?这到底是刑罚堂,还是地狱啊?”

    戴大人被凤舞说的老脸一红。

    “小姑娘,刑罚堂担不起这样的罪名。”

    凤舞冷笑:“担不起?你们不是这样做了吗?”

    戴大人被凤舞噎的哑口无言,这丫头伶牙俐齿的,他还真有些招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