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 败走

神出古异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1635章:败走

    冥帝的离开,立时令局势陡转,原本双方势均力敌,但现在少了个冥帝,寂灭天那边显然立刻便处于极度劣势。

    “混蛋!”

    寂灭天此时脸色要多可怕有多可怕,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凭着一身修为硬撑,而鬼狱魔皇那边三人却不一样了,他们三个本就是见风使舵之人,之前冥帝在时,他们还能继续打下去,现在冥帝的离去,显然令他们再也无任何恋战之意。

    “把他们……全部拿下。”

    就在这时,幽冥殿那边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只见司幽忽然从里面飘了出来,而下一刻,只见四面八方,忽然不知从何处涌上来了无数幽族的高手,一片片宛如黑云般笼罩而来,这等气势之下,十万叛军根本不值一提!

    “糟了……”

    鬼狱魔皇三人更是陡然一惊,脸色一下变得惨白至极,他们万万没想到,司幽竟然藏兵在外,显然早已算准一切,这老狐狸今日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见到外面百万大军涌来,寂灭天的十万叛军登时个个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轻举妄动,连同无尽之渊的那些个高手,这一刻也愣在了原地,司幽什么时候将这些兵力召回来的?他们不是准备攻人界去了么……

    “老贼……我灭了你!”

    这一刻,寂灭天脸色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全身魔元一震,似发了狂一般朝司幽冲了去,然而却被神魔眼一道死亡凝视给震飞了回去。

    落定站稳,只见他披肩散发,两眼布满了血丝,眼神可怕至极,这一刻,他终于彻底明白了,复活问天,对于万古帝来说,或许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对司幽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诱饵!

    司幽早就想将他的叛军一网打尽,但奈何无尽之渊易守难攻,纵然是有百万幽族大军,也不可能攻入无尽之渊,所以就正好利用这次复活问天,让他来攻,让他一步步陷入圈套,好将他的人一网打尽,这一切,都在司幽的股掌之间,否则的话,在这等关键时期,司幽岂会让万古帝冒险去复活问天?

    这一刻,只见寂灭天披肩散发,眼神要多恐怖有多恐怖,萧尘向他看去,淡淡道:“千秋霸业,大梦一场……寂灭天,你大势已去,今日自刎于此,兴许还能保得个全尸。”

    “哈哈哈哈……就凭你们!”

    只见寂灭天一头白发飘扬,眼神一厉,陡然间又运转起了吞天噬地魔功,刹那间,只见重重黑雾笼罩过来,恐怖的气息,尤为迫人心神!

    “执迷不悟。”

    万古帝眼神冷淡,话末一瞬间移了过去,手掌一拂,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掌力登时翻涌而去,“轰隆”一声巨响,与寂灭天那吞天噬地魔功一撞,直令整座幽冥殿剧烈一颤。

    萧尘目光微微一凝,万古帝身上有伤,一人杀不了此人,而今日必须得除去此人,即使不能除去,也定要将其重创,否则日后邪天帝来袭时,此人必为大患……思念及此,身形一动,也一瞬间祭出青莲台攻了过去。

    只见青莲台十二片莲花瓣在半空中青芒大盛,瞬间有如一道疾芒飞了过去,恐怖的力量,令所有人皆感到一窒,寂灭天刚遭万古帝一击重创还未站稳,此时见那青莲台又飞了过来,瞬间提起魔元抵挡,“轰”的一声,这一次,却是被青莲台狠狠震飞了出去。

    “如何……寂灭天,当初你来攻我风云城时,有没有想过……会有今日。”

    萧尘眼神淡淡,手一伸,又将青莲台收了回来,寂灭天擦了擦嘴角鲜血,狠狠一笑:“怎么,就这点力气了么……当年的幽帝也杀不死我,你想杀我,还不够资格……”

    另一边,鬼狱魔皇三人已是背后冷汗如滴,眼见寂灭天大势已去,他三人再继续留在此处,唯有一死,然而正待趁乱离去时,司幽却一瞬间阻在了三人面前:“三位今日既然来了……何以匆匆便要离去。”

    三人彼此对视一眼,想要冲破司幽和后面那么多幽族高手的防御,根本不可能,而远处,寂灭天又与萧尘和万古帝斗在了一起,但凭他一人,根本不可能是萧尘和万古帝的对手。

    堪堪半柱香后,寂灭天已是浑身鲜血淋漓,显然在萧尘和万古帝联手之下,已是身受重创,就在这时,远处忽然有一青一黑两道人影飞了过来,正是寂灭天手底下最强的两人,禺希和青魔。

    “尊主……先走!”

    二人毫不犹豫,立即带着寂灭天化作一道黑雾往远处逃了去,万古帝眼神一冷,然而刚一伸手想要施展时间凝固,胸口却猛然传来一阵剧痛,却是三天前的伤势发作了。

    便是这短短一刹那,青魔和禺希两人已经带着寂灭天逃了出去,萧尘也不去追了,寂灭天今日元气大伤,无尽之渊的众高手也尽数损失在此,百年之内,此人再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陛下。”

    这时,一名紫衣女子来到万古帝身旁,想要伸手去扶他,万古帝摇了摇手,强行将那伤势压下去:“我没事。”说罢,走到了鬼狱魔皇三人面前,目光依然冷峻,直看得那三人浑身一颤,连忙跪了下去:“魔帝饶命!”

    万古帝眼神冷淡:“从当年至今,我幽族一直待你三人不薄,何事不足,以生叛心。”

    三人听后,更是浑身一颤,脸色顿时惨白如纸,他们心中清清楚楚,当年的幽帝虽不近人情,但好在惜才,至少会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而眼前这个万古帝,自当年妹妹死后便性情大变,变得对谁都冷淡无情,要杀自己三人,只是一句话而已,今日恐怕难逃一死……

    想到此处,玉姹夫人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颤声道:“我们知错了,求魔帝开恩……这次饶过我们,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再也不敢了……”

    “哼!”万古帝冷冷一拂衣袖:“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一听此言,三人更是如坠冰窖,玉姹夫人脸色惨白至极,这时看见萧尘走了过来,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颤声道:“萧公子……求求你,帮我们求求魔帝,饶我们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