瞠目结舌

一夕渔樵话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没有的事,柳姐,快请进来!”

    柳依梦点头,走了进来。

    秦殊关上门,转身看到柳依梦正在看着自己,不由奇怪:“柳姐,怎么了?”

    柳依梦说道:“秦殊,你身上的衣服怎么破了那么多地方?和小可打架了?还是你们……你们在床上太疯狂了?”

    秦殊苦笑:“柳姐,我发现你也挺有想象力的,小可那么温柔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撕我的衣服!”

    “倒也是!”柳依梦本来想调笑一下秦殊的,没想到反弄得自己满脸通红,忙问道,“小可呢?”

    “哦,她没搬来!”秦殊说。

    “她没搬来?”柳依梦吃惊,“那你自己在这里住吗?”

    “也不是!”秦殊挠了挠头,正不知该怎么说,艾瑞卡忽然走了过来。

    柳依梦陡然看到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美丽女孩,很是吃惊,失声道:“她……她是谁啊?”

    秦殊还没回答,艾瑞卡已经接过话去,笑着说:“我是秦殊留学时候的女朋友,我叫艾瑞卡,你这么漂亮,肯定是秦殊的老婆吧?大老婆还是小老婆?”说着,伸出手来,要和柳依梦握手。

    柳依梦脸上更红,跟她握了握手,说道:“我……我不是他的老婆,我叫柳依梦,和他只是朋友!真没想到秦殊还有一个这么漂亮性感的外国女朋友呢!”说着话,眼睛不由在艾瑞卡高耸诱~人的胸前扫了一眼,那里绝对对男人杀伤力巨大呢。

    秦殊忙咳嗽一声,补充了一句:“柳姐,艾瑞卡是我的前女朋友!”

    艾瑞卡听了,不由瞪了秦殊一眼。

    柳依梦回头问道:“那她怎么来了?来找你叙旧,还是来旅游的?”

    “哦,是这样的!”秦殊忙解释,“我一个朋友的老师得了种怪病,总是治不好,艾瑞卡医术了得,我就让她来帮忙检查检查!”

    柳依梦点点头:“原来如此!”她看了看秦殊,又看了看艾瑞卡,又问道:“你们两个一起住在这里的?”

    秦殊知道柳依梦肯定又误会了,就要解释。

    没想到艾瑞卡已经点头笑了起来,说道:“是啊,我们住在一起的,我既是他的医生,也是他的护士,还是他的……”

    这个时候,秦殊忙咳嗽一声:“艾瑞卡,别乱说话!”

    艾瑞卡看他有些尴尬的样子,反而变本加厉,说道:“还是他的性~伴侣,就在今天早上我们还疯狂地做了一场呢,从床上一直到了地毯上!”

    柳依梦实在没想到艾瑞卡会说出这些话,不由有些瞠目结舌,同时满脸通红,不知该说什么。

    秦殊忙来到她身边:“柳姐,不是这样的,别听艾瑞卡胡说,我们并没做什么的!”

    柳依梦微微低着头,小声道:“那你告诉我,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

    秦殊一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柳依梦刚才怀疑是琪小可在和自己亲热的时候撕的,琪小可那么温柔,不可能做这种事,但这个艾瑞卡却怎么看怎么像能做这种事的人。

    秦殊知道,这下真不好解释了,因为这里只有艾瑞卡和自己,并没第三个人可以作证。

    正在哑口无言的时候,柳依梦又说:“我还知道你从星期二上午就离开了公司,然后一直没去上班,你应该就是一直呆在这里的吧?”

    “倒……倒也是!确实……确实一直在这里。”秦殊支支吾吾的。

    那边艾瑞卡大笑:“我就是星期二来的呢,来到之后,我们就匆匆来了这里,再没出去过!”

    秦殊知道,艾瑞卡就是故意要让柳依梦误会的,索性也不解释了,似乎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这个时候,艾瑞卡忽然走到柳依梦身边,抓起柳依梦的手,低声道:“悄悄告诉你,他不喜欢用避~孕套的,不然的话,我们这几天,至少能用十几盒避~孕套呢!”

    她虽然是低声说的,但却故意要让秦殊听到似的。

    既然是故意要让秦殊听到,秦殊自然听到了,而且听得清清楚楚,秦殊感觉自己真是有些到了崩溃的边缘,近乎崩溃了。

    柳依梦脸上更是红得出火,抬手就打了秦殊一下:“你这个小色~狼,怎么就……就这么疯呢,也……也不知道注意一下身体!”

    “柳姐,我……其实……”

    柳依梦瞪了他一眼,就被艾瑞卡拉走了,两人往客厅走去。

    艾瑞卡走的时候,还转头故意对他眨了眨眼睛,满脸得意。

    秦殊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心道,以后有艾瑞卡在里面搅和,估计头疼的事还会有一箩筐的。

    他呆了良久,才进客厅,见艾瑞卡已经给柳依梦倒了杯咖啡。

    秦殊到旁边沙发上坐了。

    柳依梦问道:“秦殊,小可真的没来吗?”

    秦殊点头:“没有呢!”

    “唉,那你们可真是找到了无人打扰的地方,几年不见,肯定如胶似漆吧,不然的话,不会连班都不去上了!”

    秦殊说道:“柳姐,我实在不知说什么,但我和艾瑞卡只是在这里,什么都没做的!”

    柳依梦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做?那你为什么躲在这里不去上班,而且,你……你的衣服怎么解释?”

    秦殊张了张嘴,实在不想把自己受伤还有中毒的事情告诉她,免得她担心,再说,柳依梦和琪小可、苏吟都认识,如果再把这事告诉琪小可和苏吟,肯定弄得大家都知道了。那个时候,单是安慰那些女孩都是头疼的事,所以只能不说了,长长地叹了口气:“好吧,如果柳姐你觉得我不上班是为了和艾瑞卡在这里亲热的话,那就是吧,艾瑞卡这么性~感迷人的,不做都不可能,所以我们天天在这里疯狂做~爱,沙发上、地毯上、床上、桌子上、洗刷间里……”

    柳依梦禁不住羞得连连跺脚,啐道:“臭家伙,别说了!”

    艾瑞卡则在一旁哈哈大笑。

    秦殊故意这么说的,说得这么羞人,柳依梦应该就不会提这事了吧。

    果然,柳依梦很快转移话题,说道:“秦殊,既然见到你,就和你说个事吧!本来要打电话和你说的!”

    “哦,什么事?”

    柳依梦道:“是关于你们投资部的!”

    听了这话,秦殊顿时来了兴趣,问道:“关于投资部的什么事情?”

    “关于投资部的配股名额,你们投资部是不是有两个配股名额?”

    “是啊!”秦殊点头。

    柳依梦看了秦殊一眼,说道:“我听魏霜雅说,下周一会开会,决定你们投资部配股名额的问题!”

    “哦?”秦殊笑了笑,“那你知道她要把配股名额给谁吗?”

    “嗯,她跟我说了!”柳依梦说到这里,微微迟疑。

    秦殊知道她是怎么了,忙道:“柳姐,没关系的,你要是觉得不该说的话,那就不说!毕竟你和魏霜雅是好姐妹,我不能逼着你背叛她吧!”

    柳依梦叹了口气,幽幽地看了秦殊一眼:“算了,为了你,我做个小人也无所谓的!魏霜雅说,投资部里,有三个人她是绝对不会给配股名额的!”

    秦殊嘴角一笑:“我没猜错的话,她说的这三个人应该是我、柏余袭和肖菱吧!”

    “你竟然知道!”柳依梦显得很吃惊。

    “是啊!”秦殊点头,“首先来说,她恨死我了,配股名额绝不会给我的,这是百分之百的。第二,柏余袭得罪了她,特别是触到了她最敏感最痛的地方,竟然认为她和我之间有什么暧昧,魏霜雅肯定很恨他,正打算把他弄出投资部呢,怎么还会给他配股名额?第三,肖菱在公司的传言中是我的女朋友,而且,肖菱冷艳高傲,根本不服她,她自然也不会给肖菱!”

    柳依梦笑道:“你说得都对,还有一个人是没法给配股名额的!”

    秦殊微皱眉头:“难道是慕容绮悦?”

    “是啊!魏霜雅说,她很想给慕容绮悦个配股名额,但慕容绮悦才刚当上影视传媒分部经理,没有任何业绩,所以没法给,给了的话,肯定会起争议!”

    秦殊笑了起来:“这样的话,就只剩两个人了,就是云紫茗和那个实业分部的经理!”

    柳依梦点头:“魏霜雅说,分配配股名额是个拉拢人心的好机会,特别是云紫茗,能力惊人,而且掌控证券投资分部,能把她拉拢来,会是重要的一步。她还说,云紫茗现在和你走得有点近,所以拉拢她已经刻不容缓,不然完全投向你就麻烦了,所以配股名额必须有一个是云紫茗的!”

    ?p>

    厥饷醒垡恍Γ骸傲悖愀宜嫡庑训朗窍肴梦艺〉揭桓雠涔擅盥穑俊?p>

    柳依梦看了他一眼:“当然了,能得到一个配股名额,就可以得到公司分配的股票,这些股票不但意味着很大的财富,同时也意味着权力呢,在董事会的权力,我当然希望你能争取到了。而且,这次向投资部业绩优秀的分部经理配股,是近十年来的第一次,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如果能争夺到,就太好了!”